<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歷史軍事 -> 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二千零四十八章 龍行虎步登朝堂

          第二千零四十八章 龍行虎步登朝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劉毅倒也沒有太意外,他輕輕地“哦”了一聲:“這樣啊,確實對皇帝太殘忍了點,不過,這也沒辦法啊,皇帝不能親手奉璽,只能讓人轉交,這么說來,這個奉璽的操作,也可以改掉了,換成今天讓王謐獻璽,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說到這里,他突然臉色一變,一拍額頭:“哎呀,看我這腦子,居然忘了,三公子可是尚了晉陽公主的,當今的陛下,可是你的小舅子啊,我的錯,我的大錯啊,三公子請恕罪!”

              劉毅所說的晉陵公主,乃是晉孝武帝,司馬曜的女兒,當年由王珣親自主持為其選婿,彼時謝琰尚在,正在組建宿衛軍,拱衛京城,聲勢正隆,于是王珣極力舉薦謝混為婿,而孝武帝當時對謝混還不太了解,曾說,如果女兒將來的夫婿有劉惔(謝安的小舅子,東晉中期大名士,與桓溫關系相為親密,留下了眾多段子于世說新語之中),王獻之(書圣王羲之的兒子,王凝之的兄弟,有大小王之稱的小王,著名書法家)這樣的文才,他就滿意了。

              結果王珣當時笑著說,謝混雖然沒劉惔的文才,但比起王獻之,應該是稍稍強一點的,孝武帝一下子就滿臉笑容,連聲說,那我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在大婚前,還有一段小小的插曲,大名士袁崧也想來湊個熱鬧,為自己的兒子袁攸之也來求婚,結果王珣直截了當地對他說:“我勸袁公不要動那禁臠(豬頸肉那一塊,專門作祭祀用,意思是說一般人不能動的)!”算是把這門親事一錘定音。

              可見,當初這謝家跟司馬氏皇家的聯姻,也意味著皇室與最高等的世家大族間牢不可破的聯盟,甚至連袁崧這種中上等大世家,本人也是當朝名士,也不能與其競爭,可惜,時過境遷,到了今天,尚了晉陵公主幾年的謝混,卻已經淪落到這種在大宴之上給扔到角落,無人問津,甚至避之惟恐不及的地步了。

              謝混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失望:“是啊,不怪希樂你,以前先帝在時,我這個駙馬,是整個謝家的福份,可是今天,我這個駙馬身份,卻是謝家的累贅,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我算是見識到了。”他說著,舉起酒杯,準備又是一杯苦酒入腹。

              劉毅微微一笑,上前按住了謝混正要舉杯的手,看著他的眼睛,低聲道:“三公子不必過于介懷,有些事,雖然當下不可為,但稍遷時日,當有轉機!”

              謝混的心中一動,一邊的郗僧施也投來了一絲復雜的目光,他突然明白了什么,笑了起來:“我差點忘了,希樂兄可是北府名將,久經沙場的,好,我聽你的,相信總有一天,這世道還會再翻轉一次,該我們的東西,我們一樣樣地再拿回來!”

              劉毅點了點頭,看向了正從大殿門口入內,引起一陣驚呼的幾個人,眼中冷芒一閃:“是的,有人會幫我們實現這一切。”

              只見一身第三品紫色官服(大州刺史和撫軍將軍都是第三品,正式朝服按此為例,三品以上著紫是隋唐之后的禮儀,這里暫時按后世的比照),戴著武冠,平上黑幘的桓修,大步于前。而身著第四品的紅色朝服,戴著武冠,普通黑幘的劉裕,則跟在他的身后,那魁梧壯碩的身形,讓走在他前面的桓修這個普通人身材的上司,看起來就象是個小孩子一樣,而他始終昂首挺胸,一股子千軍萬馬統帥的氣度,盡顯無疑,哪怕是不知道他是劉裕的人,只要看這入場的架式,也會不自覺地把目光,落在走在后面的劉裕身上。

              劉毅的嘴角邊勾起一絲冷笑,說道:“且看看寄奴今天會有何表現吧。”

              他說著,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與郗僧施,謝混一起開始喝酒聊天起來。

              王謐看到桓修帶著劉裕上殿,連忙跟面前寒暄的桓弘匆匆說了聲失陪,然后快步走到了桓修面前,笑著拱手行禮:“桓撫軍,今天就等你前來了呢。哎呀,劉將軍,恭喜你新近升遷,成為一方鎮守,以后可要多多努力,再為朝廷建立新功啊。”

              劉裕微微一笑:“這是應該的,最近的水災,王仆射出力最巨,看您這樣子,消瘦了很多啊,可要注意身體!”

              王謐笑著擺了擺手,一指右首邊第二席和第三席的位置:“二位,請入座!”

              桓修笑著走了過去,劉裕也想過去,王謐卻低聲道:“寄奴請留步。借一步說話。”

              劉裕微微一愣,停了下來,也低聲道:“恩公有何指教?!”當年劉裕在京口時曾被刁逵兄弟所欺,設賭局陷害,甚至綁在木樁上準備鞭打,還是王謐當時受了謝玄的委托,出面與刁逵交易,救下了劉裕,這么多年來,劉裕一直記著這恩情,私下與王謐相稱呼時都叫恩公。今天聽到王謐直接呼喚自己的小字,知道是要以私人身份有話說了,也同樣以這個稱呼回復。

              王謐看了一眼四周,帶著劉裕走到了一邊一處僻靜之處:“寄奴啊,桓撫軍應該跟你說過,今天來要做什么吧。”

              劉裕點了點頭:“今天是滿朝文武要集體向桓相公勸進效忠的朝會,我已經知道了,恩公啊,當著你的面我也不說客套話了,我既然肯來,就是同意了此事,到時候斷不會讓你為難的。”

              王謐嘆了口氣:“你這里的事好說,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皇后!”

              劉裕的心猛地一沉,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可以為了復仇桓玄,一時假意地忍辱,但是他也知道,這場禪讓,等于當眾剝奪王神愛的皇后身份,也直接剝奪謝家的頂級世家的身份,這樣一個既出了皇后,又出了駙馬的家庭,在前朝有多風光,在后朝就會有多凄慘,自己在事前從沒有機會跟王神愛有過溝通和聯系,今天這場大宴之上,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真的無法預料!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