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歷史軍事 -> 大周王侯-> 第一陸四八章 大決戰(九)

          第一陸四八章 大決戰(九)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完顏阿古大在他的狼牙棒親衛營的簇擁之下來到了落雁軍外營營墻所在位置。此處距離內營位置在里許之外。實際上從戰事開始到現在,完顏阿古大都沒有親臨戰場前線,而都是保持著里許之外的距離。原因自然很簡單,完顏阿古大忌憚林覺的火器。

              昨天夜里右臂被廢了之后,完顏阿古大很快便明白,那廢了自己肩膀關節的鐵彈子必是林覺的一種能及遠的火器所發射的。當時自己距離林覺他們應該在五百步開外,也就是說,林覺手里又多了一種射程起碼在五百步開外的強力火器。挖出來的那種鐵彈子有拇指大小,這么遠的距離能擊碎自己的關節,這要是打在頭上,怕是直接便貫穿入腦,死的不能再死了。這件事想想都很后怕。

              今日戰場之上,完顏阿古大并不親臨陣前,他總覺得對方正拿著及遠火器瞄準著自己,他知道自己是眾矢之的,對方若是射殺了自己,則女真大軍全軍必然全軍潰散,此戰必敗。所以他如此小心謹慎,不僅是忌憚對方那種不知名的火器的威力,其實也是不想給對方任何的機會。即便是此刻,他抵近落雁軍外營營墻位置,那也是因為此處距離對方內營在里許之外,是安全的位置。

              完顏阿古大滿臉輕松的登上了一座之前擺放一窩蜂火器的高臺陣地。他的面前,一只空蕩蕩的窩蜂火箭筒的錐形喇叭口外殼正躺在塵埃之中。上面還有煙火噴濺留下來的斑駁痕跡。

              這還是完顏阿古大第一次繳獲落雁軍的火器,而且是這種令人聞風喪膽,殺傷了自己無數兵馬的強力火器,所以完顏阿古大忍不住走上前去查看此物。看上去貌不驚人的一個空空的圓錐形鐵桶,是如何噴射出那漫天花雨一般的火箭的?顯然秘密不再這丟棄在這里的這只鐵桶上,而是在其他地方。只可惜對方跑的雖然倉促,這沉重的鐵桶沒有帶走,但其核心部件應該全部帶走了。所以自己繳獲的其實是一塊廢鐵。

              完顏阿古大有些遺憾,不過他并不沮喪,因為戰局已經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己只要殲滅了對手,火器的秘密將不再是秘密。除了這火箭筒,還有他們手持的那種火器,還有那些在人群中轟鳴的手雷,自己都會得到。而這些東西,將是自己爭霸天下的強大助力。在自己手里,比在林覺手里要有價值的多。

              完顏阿古大彎腰摸了摸那塊廢鐵,上面還很燙手,不久前這些東西還兇猛的發射火箭,射殺了自己很多兵馬,但現在它們成為廢物,就像此刻縮在內營里瑟瑟發抖的林覺一樣。

              完顏阿古大心中忽然豪氣頓生,今日之戰他徹底找回了他的血性和勇氣。戰勝林覺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比自己奪了整個天下還要讓人高興。

              “哈哈哈哈。”完顏阿古大仰天大笑起來。

              身旁眾女真親衛白眼亂翻,心道:大首領是失心瘋了么?怎地突然笑了起來。

              “大首領因何發笑?”有人湊趣的問道。

              完顏阿古大笑聲未歇,沉聲道:“老子笑那林覺不自量力,非要跟老子作對。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非要闖。你們瞧瞧他們,像不像咱們部落里羊圈中的那些羊兒一樣?縮在羊圈之中,任我們隨時宰割。哈哈哈哈。”

              眾親衛聞言也笑的前仰后合,紛紛道:“還真是。不過咱們部落的羊圈里是四腳羊,他們是兩腳羊。不自量力,跟咱們大首領叫板?這樣的人還在娘肚子里呢。也就是大首領仁慈,看著金花公主的面子才容忍他到今日,不然他早完蛋了。”

              提及金瓜公主,完顏阿古大的臉上肌肉扭曲了起來, 他不想聽到這個名字,那讓他心里既痛恨又愧疚。不管怎樣,那是自己的妹子,自己雖然為了大業不能去顧忌親情。但那畢竟是自己的妹子。

              “大首領,再有一個時辰天就要黑了。天黑了咱們便不好辦了。對方龜縮在工事內,咱們該怎么進攻?他們似乎是想拖到天黑,那會對他們有利。”一名親衛將領在旁說話,打斷了完顏阿古大的思緒。

              完顏阿古大抬起頭來瞇眼看著西邊在塵土飛揚之中顯得昏黃的太陽,面色變冷。

              “他想拖時間?那卻是做夢。傳我號令,全軍準備發動進攻。”完顏阿古大冷聲皇帝。

              “大首領,怎么個進攻法子?”那將領不解的問道。

              完顏阿古大轉頭瞠目瞪視著他,怒喝道:“怎么進攻?這種時候還有什么好猶豫的?那不過是大車圍起來的營地罷了,縱馬硬沖也沖垮了它。傳令,直接沖擊。一輪不成兩輪,兩輪不成三輪。直到沖垮他們的工事為止。”

              那將領連聲應諾,不敢再言。

              戰鼓擂響,號角長鳴。

              完顏阿古大命令下達,女真騎兵整頓隊形,發動了進攻。直接進攻的方式雖然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此時此刻卻似乎是唯一的選擇。女真大軍士氣高漲,對方蜷縮在一個簡易的工事圈里,擁有騎兵沖擊之利的女真大軍確實無需考慮太多。只要沖破工事,便可長驅直入和落雁軍展開大混戰,勝利必然是女真大軍的。

              女真人甚至連最基本的弓箭壓制掩護沖鋒的手段也不用了,八萬騎兵圍攏著整個內營,發動了全方位,無死角的沖鋒。馬蹄轟鳴,大地震動。馬蹄發出的聲音已經掩蓋了天地間的全部聲響,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馬蹄的轟鳴聲。煙塵飛騰在空中,遮天蔽日。在黃色的塵土彌漫的天空中,太陽都顯得蒼白無力,每個人的鼻孔嘴巴里都滿是塵土,整個戰場像是被沙漠之中的塵暴所籠罩。

              落雁軍的反擊也同時開始,數萬弓箭手朝著女真騎兵激射出漫天箭雨,女真騎兵紛紛落馬。然而,這并不能阻擋女真騎兵沖鋒的腳步。雖然落雁軍弓弩手此刻還有三萬多人,打擊力也極為強悍,但三萬多人被迫分布在整個內營各處,攤薄之后的打擊力大打折扣。在某些方向上,箭支稀稀落落,極為寒酸。但即便如此,女真人還是在沖出數十步的距離內付出了數千人死傷的慘重代價。

              五十步之內,落雁軍的手雷開始發威,但是還是那個問題,四百名投擲手分散各處,雖然戰場上轟鳴之聲此起彼落,聲勢浩大,但是實際的效果卻并不好。炸死炸傷了不少人,但是無法阻止對方的猛攻。對方潮水般的進攻在付出數千傷亡之后涌到了內營邊緣。

              女真人敢于用這種方式進攻,自然是源自于對自己騎術和戰馬的自信。在女真人日常的生活之中,縱馬跨越障礙是常見之事。騎術高明的騎手可在崎嶇的山嶺之間縱橫自如,當然馬匹的能力也很重要,但這一點對于女真人而言不是大問題。女真人身材瘦小,身上又沒有重甲武技,所騎的馬兒都是他們自己挑選培育的良馬。他們能騎馬縱躍過高高的障礙,這一點是落雁軍絕對沒想到的。眼前這營地不過一人高而已,對于戰馬而言,一人高的障礙是有極大的可能一躍而過的,女真騎兵們便是因為能做到這一點才會毫不猶豫的發動沖鋒的。

              疾馳而至的女真騎兵絲毫沒有減速,在距離營墻數步之外,他們提韁縱馬,無數的戰馬嘶鳴著竄起身子,在空中是女真騎兵們身子甚至都脫離的馬背,借用縱躍之力在空中讓戰馬載重更輕,更利于其越過障礙。一瞬間的場景極為壯觀,四面八方數千匹戰馬同時躍起在空中的情形絕對是一大奇觀。

              幾千騎起碼有一半具備跨越內營障礙的能力,如果被他們沖了進來,必然攪亂防守陣型,后續騎兵跟上,內營便破了。但是落雁軍豈會那么容易便讓他們得手,在數千騎躍起在空中的時候,數萬桿長槍像是毒蛇一般從地面竄起,對著空中的騎兵快速而迅猛的攢刺而至。噗噗噗之聲大作,騎兵和戰馬尚未落地,便已經如漏壺一般熱血噴灑。戰馬的馬腹和前胸位置被刺出數個血洞,部分騎兵在空中直接被長槍挑在槍尖上。

              轟隆轟隆!空中的戰馬紛紛落下,重重的摔在大車上,摔的塵土飛揚,血光迸濺。一千多騎直接在空中被長槍刺殺,戰馬的尸體將大車砸的晃動不休,泥塵簌簌。還有千余騎因為縱躍高度不夠而沒能越過障礙而直接撞在大車上。撞擊的力道也自不小,幸而大車都滿載泥土固定住下盤,且左右以粗繩鉸連,所以沒有被撞開缺口,卻又稍稍的松動和移位。最終只有三百余騎完好無損的落了地,落在落雁軍守軍的人群之中。但他們很快便被亂槍攢刺倒在血泊之中。

              但第二波沖擊接踵而至,女真騎兵們像是瘋了一般縱馬而來,無數的戰馬接連不斷的縱躍跨越障礙,不斷有戰馬狠狠的撞在大車上,也不斷有女真騎兵成功的沖入營地里。隨著沖入營地中的騎兵越來越多,他們也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短暫的戰斗力,能夠支撐短暫的時間才被殺死。但這支撐的短短時間,便給了后續更多騎兵沖進來的機會。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