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修道紅塵間-> 第1183章 不如老師

          第1183章 不如老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這五人是誰?”

              白一源有些震撼,紫氣東來九萬里,不就是圣人的標志?

              四男一女,都是圣人?

              其實白一源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只是還無法分辨出這些圣人的身份。

              “這應該就是圣人了......”

              小松鼠眼睛中滿是震撼,傻傻的看著空中五道身影,這種機會,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圣人,也不是誰想要見到就能見到的...

              圣人居住混沌之中,輕易不入蠻荒。

              “我知道這是圣人,只是不知道這是哪一位圣人...”

              白一源翻了翻白眼,圣人東來紫氣九萬里,我都看到了,自然知道這是圣人駕臨。只是這五個人,究竟誰是圣人?難道都是圣人?

              “應該有三清圣人還有女媧娘娘...剩下一個,我就不知道了...”

              小松鼠想了想,根據他的了解,他就只知道這四位圣人。其他的圣人,哦,還有沒有其他圣人,小松鼠就不知道了。

              “三清圣人...女媧娘娘...”

              白一源雙眼幾乎放光,與玉京山上的生靈一樣,在他們心目中,圣人幾乎無所不能,跳出五行之外,不在陰陽之中,天地毀滅,日月毀滅而能夠超脫...

              他們就是永恒不死的代表,所以,他們對于圣人的向往...

              白一源也是如此,他是從后世而來,當年張道然逼迫他讀書寫字,他就曾經讀到過很多關于圣人的道經書籍...

              對于三清圣人,還有女媧娘娘,白一源不能說有多了解,要是后世記載沒有錯誤的話,那么以他對于圣人的額了解來說,他們的確是整個蠻荒世界,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神明了...

              “圣人有圣人大道...小老鼠,咱們要不要靠近一些,這些圣人要是講道的話,咱們也能夠聆聽圣人大道...”

              白一源從小松鼠那里已經知道,這些圣人,以前每隔一定的時間,就來這里參拜道玄真人,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見到了道玄真人,但是他們每一次到來,都會講道九日...

              九日時間雖然不長,對于修行者來說,不過眨眼之間,但是對于他們這些還沒有化形的生靈來說,能夠聆聽圣人大道,就已經是氣運滔天了...

              “有好處的事情,你倒是記得很清楚...”

              小松鼠翻了翻白眼:“圣人講道,何處都可以聆聽。這幾位圣人講道,會講九天,聲傳整個玉京山,所以,咱們也不比刻意靠近了...”

              “我感覺,以后玉京山,恐怕將不復此前之名...”

              白一源看著四周,原本來到這里,會給他一種神秘的感覺,現在,玉京山已經與普通的山中,沒有什么區別了。

              原本的弱水消失了,玉京山被人搬走了...這里的百果園、百花園都沒有了...三清觀都被搬走了...

              這里原本因為道玄真人,講道立圣之地,是以會有圣地之名...但是現在,道玄真人已經離開,這里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你說,道玄真人,是不是圣人?或者說,有沒有圣人的境界?”

              白一源一直都是感覺,這個道玄真人,與自己的老師有一種聯系。這種感覺莫名其妙,就算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能熄滅的想法...

              但是他的老師,是一個連仙人境界都沒有的修行者,怎么可能與圣人相比?怎么可能,教導出圣人來?

              “這個我不清楚,按照我的理解,要是道玄真人,沒有遠遠超越圣人境界的實力,不可能教導出圣人出來吧...”

              小松鼠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就像是你,現在你還沒有成仙,還沒有化形,你能夠教導出仙人境界的弟子嗎?你連仙人是什么都不懂,你連仙人是什么樣的感悟都不懂,如何才能夠傳授仙人大道?

              同樣的道理,道玄真人要是沒有圣人之上的額修為境界,怎么可能傳授別人圣人大道?”

              白一源有些羞愧,他因為心中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所以才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觸。認為道玄真人與自己的老師道號相同,所以一定與自己的老師有關系...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他感覺到羞愧。

              修行本就是如此,沒有相應的境界,怎么可能教導出別人相應的境界的感悟?而他,對于老師與道玄真人這個道號,有些偏執了。

              “真是慚愧,我現在終于明白了...”

              白一源暫時壓下心中,那種對于道玄真人一探究竟的想法,此時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圣人身上:“你之前有沒有聽到過圣人講道,他們講道對咱們有多大幫助,能夠聽道之后,提升自身修行感悟,然后化形成人,飛升成仙嗎?”

              小松鼠目瞪口呆:“你...你這是聽誰說的,圣人講道就必須要有這種感悟?”

              白一源有些沉吟,他的老師講道就會有極好的悟道效果。想來,圣人講道,對于他們來說,效果會更好吧......

              “圣人,不是天地間最厲害的一群人嗎?”

              白一源臉上露出我懂的神情:“他們講道,對于咱們來說,會有非常好的效果的,這一點我堅信......”

              白一源滿臉痛苦,眼睛中滿是抗拒。

              搖了搖頭,小松鼠無奈道:“你到時候就會清楚了,我現在說什么,都是沒有作用的...只有自己親眼看到,自己親耳聽到,才會明白圣人講道...”

              白一源滿臉奇怪,小松鼠為什么會有這種反應?

              只是小松鼠不說,他也沒有辦法,只能靜靜等待...

              不知何時,白一源忽然發現,從原本三清觀方向,有無數生靈開始往回走。與來的時候,成群結隊,隊伍整整齊齊不同,此時此刻,這些生靈,就像是落荒而逃,就像是要逃避什么一樣。

              “他們這是怎么了?”

              白一源很是不解,按照道理來說現在圣人到來,他們不是應該,專程靠近圣人,看看能不能得到機緣不是嗎?

              為什么現在,成群結隊的,有一種逃難的感覺呢?

              “這說明,講道就要開始了...”

              小松鼠微微一笑,看向遠方,轉身也要逃走:“你在這里聽吧,我先走了...”

              白一源一呆,甚至都忘記了要攔住小松鼠。

              看著原本三清觀方向,白一源呢喃道:“我明白了,圣人講道,聲音無處不在,所以,這個時候無論在什么地方,只要在玉京山范圍之內,都能夠聽道講道的聲音...或者說,距離近了,聽道會有壓力,或者會有不良反應?”

              白一源滿腦子胡思亂想,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無數生靈已經遠去。

              “這樣與老師講道恰巧相反...”

              記憶之中,老師講道,知道的人都會前來,而不是遠離:“這就是修行者與圣人的區別?”

              白一源晃晃蕩蕩,也向遠處遁逃:“別人都跑了,那就說明圣人講道威力很大,我現在應該也承受不住,還是跟著他們遠離吧...”

              白一源直接駕馭破天棍,很快遠離了這里。

              騎在破天棍上,白一源才感覺到了震撼,四面八方,以原本的三清觀為中心,無數生靈四散而逃。只有極其少數的生靈,在原地沒有動彈。

              白一源有些羨慕那些沒有逃走的生靈,駕馭著棍子,飛得更快了:“看來圣人境界,不是這些沒有化形,沒有成仙之人可以覲覷的。就算是圣人大道,也不可靠近...”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突兀的,耳邊傳來不知何人的講道聲音。

              “噗通...”

              白一源直接摔落棍子,摔在了地上。

              白一源撿起棍子,捂著耳朵狼狽逃竄。

              這本是講道聲音,還是圣人講道,每一個生靈聽到圣人講道,那是何等的幸運?天地之間,生靈無數,能夠有幾個人,幾個生靈,有機會聆聽圣人講道?

              但是此時,在白一源的耳朵里,白一源感覺到,這聲音實在是太難聽了...真的太難聽了,捂住耳朵也沒有用,無法隔絕講道聲音。

              聲音直透靈魂,讓人根本就無法屏蔽掉。就算是屏蔽了聽覺,這聲音還是讓你聽得清清楚楚......

              “這就是講道?”

              白一源本以為,圣人講道,那是讓人直接看到大道,直接增加感悟,直接就能夠提升修為境界。圣人乃是天地之間,少數的絕強者...

              他們講道,應該是一種仙樂一般,讓人著迷,讓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但是現在聽到的聲音,的的確確就是《道德經》,但是...

              這種講道的聲音,與自己的老師講道,直透靈魂不同,自己的老師講道,就像是仙人授法,就像是仙樂一般,讓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提升了修為境界...

              但是現在...

              這種講道的聲音,就像是沒有轉折,沒有標點,沒有音節,就像是平白直撲,所有的講道內容,就像是一個調調,讓人靈魂戰栗,心中煩悶,更不要說這個時候能夠悟道了...

              白一源只聽的頭暈目張,只聽得心中煩悶無比...

              遠處猛獸兇獸,或者妖獸,無不是仰天吼叫,似乎要用這種吼叫的聲音,壓制下去講道的聲音。

              “吼...”

              白一源也吼叫了一聲,他也需要嘗試,這種讓他靈魂戰栗,仿佛破碎的聲音,能不能被壓制下去...

              在這種聲音的干擾下,白一源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運轉法力,無法駕馭破天棍:“真是一種折磨啊...”

              白一源大吼一聲,這與他的期待,完全相反...

              他心中期待的是...

              圣人之道,那是天下少有,乃是一種運氣爆棚才能聽到的聲音...但是現在,白一源認為,只有運氣爆棚,才能夠聽不到這種聲音...

              聽到這聲音,完全就是一種折磨。

              與記憶之中,自己的老師講道,聽到了極為舒服有著完全對立的感覺...

              “我明白了...”

              怪不得當時那么多的生靈,都會選擇逃跑,而不是靠近...原來如此!

              這聲音之下,不論是誰,都不敢靠近吧...他們這是經歷過傷害,才會才選擇直接逃跑吧......白一源有些后悔:“可惡的小老鼠,為什么不早說,早說了我就駕馭破天棍,帶著你也能夠已經飛出去很遠好不好...”

              白一源有些難過,小松鼠直接跑了,都沒有與他共患難:“我們本就是萍水相逢,因為某些利益才會走到一起,我們沒有互相幫扶,沒有互相幫助,我們甚至還有些對立...”

              對于小松鼠,白一源算是真正的完全沒有了那種友情的期待:“算了,從此天涯各一方,陌路相逢不相識......”

              白一源滿腦子胡思亂想,但是下一刻,他還是滿臉痛苦:“不行啊,這樣也不是辦法,這講道的聲音,本就是折磨,根本就不能用其他方法屏蔽掉...”

              “蒼天啊,大地啊...這哪里是講道,這簡直就是謀殺啊...”

              白一源有些發怒了:“這是誰教導的講道方式,本以為圣人講道不同凡響,沒想到就只有這種水平,還不如我的老師講道呢...”

              白一源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老師講道,才是真正的講道。講道,不就是為了幫助聽道者悟道?不就是幫助聽道者理解道?不就是幫助聽道者領悟道?不就是為了幫助修道者提升實力?

              但是現在呢?

              自己的期待的講道方式,也只有自己的老師能夠做到。

              而這里的圣人講道,能夠聽到講道聲音,卻因為沒有平仄,沒有音調,就像是一條直線平鋪...這真的是一種折磨還不好,這樣如何能夠幫助別人提升感悟,提升修為境界,提升接近大道?

              “嗡...”

              忽然,白一源感覺到,一陣嗡鳴之聲,在頭頂出現。

              微微抬頭,白一源就看到,自己的頭頂,已經凝聚了一只巨掌。

              “這是干什么?這是誰的手掌?”

              白一源有些迷茫,怎么好端端的,天空之上,出現了這么大一個巨掌?

              “哼,圣人豈是你能夠非議,濕生卵化之輩,讓你聽道已經是萬份幸運,還如此非議圣人...豈不知,圣人不可輕辱,否則,死!”

              白一源明白了,這一只巨掌的出現,是針對他的!

              此時此刻,白一源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就像是被繩子捆住了,動彈一下都很困難。甚至眼珠子都不能動彈。

              只能揚起腦袋,看著越來越近的巨掌,白一源心中忽然恐懼起來...

              圣人不可輕辱,而他偏偏說了那么多話,沒看到其他生靈逃走的時候,沒有一個是吭聲的?人家頂多就是仰天吼叫幾嗓子...

              白一源苦笑不已,下一刻,巨掌已經到了頭頂:“以后說話,再也不滿嘴跑火車了,不能亂說話了...說話前,一定動腦子...”

              這就是說話不經大腦的代價!

              “唉...”

              忽然,白一源突兀的聽到一聲嘆息...

              這聲音很是突兀,但是頭頂上的巨掌,已經消失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