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科幻小說 -> 非酋變歐之路-> 第三十四章 及笄

          第三十四章 及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凌霄身邊很是冷清,唯有十八娘跟著。

              她也絲毫沒有在意冷遇,但也沒有想著攀附誰。

              就站在那里不是特別搶眼,畢竟有一個搶眼的十八娘在。

              但別人也會能夠看見她,雖然不打算結交,但有不少人會看。

              能夠參加這個及笄之禮的人多數是上層權貴,能看出來凌霄身上的風骨。

              有人感覺出來凌霄并不在意外人的打量,也不在意別人的冷遇,在心理上比較強大。

              看后就有聰明人打算告知自己人,可以不結交凌霄,但不要踩凌霄,她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也有不怎么太聰明的人想著這種窮酸的人怎么在這里?要不是想到這里不是自己家,都要把凌霄趕出去。

              凌霄對那些冷淡、厭煩的目光完全無視,穿越而來的她根本就無懼任何這個世界的權貴,連皇帝都不怕,怕這些女眷?

              她正在看看十二娘及笄禮的過程,這么近距離觀看正版的及笄禮,還是比較開心,這就是長長見識,甚至她做了一下偷偷地拍攝工作,這是比較珍貴的歷史資料,也許自己以后有機會作為回憶。

              整個過程中就看著十二娘完成了一系列的動作:初加、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還要取字,這代表著十二娘從孺子變成真正的跨入社會的成年人,也就是說經過及笄的十二娘是可以出嫁。

              這中間十二娘一共換了三身不同的衣服,最后一身是大袖禮服,頭上戴著釵冠,亭亭玉立,讓侯夫人看了之后十分高興。

              凌霄看的是嘖嘖稱奇,要知道十二娘這幾身衣服都是十分的華美,還有她戴著的那些首飾也是十分的精巧漂亮。

              沒有白來一趟,這么原汁原味的及笄禮見識一次蠻好的,尤其是這種權貴家族里的及笄禮,是難得的機會。

              經過這一次近距離接觸,凌霄看出來十二娘對原主很感興趣,想要近距離接觸凌霄這個落魄世家女。

              但因為她屬于權貴家里的貴女,自然是很忙碌,古代閨秀們并不是只要吃吃喝喝就完事OK。

              很大一部分的貴女們是要念書,當然沒有數理化這些功課,主要是文科和其他一些技能。

              她們需要學習的東西并不少,比如說要學習琴棋書畫,還有女紅管家等其他技能。

              想要掌握那些需要的技能要花費不少時間,很多技能都是要經過天天練習。

              能看出來十二娘經過嚴格教養,在及笄禮上她走的每一步都很標準。

              連笑容嘴唇彎起來的幅度都是差不多,這都是她需要專門訓練。

              她將來會嫁入門當戶對的人家,成為八面玲瓏的當家主母。

              這種形式下侯府的人不會讓十二娘和凌霄多接觸。

              因為太不劃算,侯府和陶家就沒有太多的聯系。

              而今陶家基本上完蛋,沒有幾十年是完全恢復不了。

              十二娘看好的人不單單是喪父喪母長女,還面容受到損傷。

              這種情況根本斷絕了任何嫁入豪門的可能,連當小妾也沒有人要。

              撐破天就是嫁一個寒門子弟,區區一個寒門子弟,也不知道能夠崛起嗎?

              就算是她能夠出來,只怕也是二十多年后,那時候侯府的人只怕還是很不錯。

              怎么看十二娘也不需要對陶家女太好,因為陶家女未來不確定,但女兒就是感興趣。

              侯夫人決定不會明面上禁止女兒去接觸陶家女,只要讓十二娘忙起來,就顧不上陶家女。

              反正陶家女應該是感謝自家女兒,讓破落戶參加自己的及笄禮,對陶家女來說就是天大的恩情。

              凌霄自然也看出來十二娘并不想對她說出實話,也就沒有想著追問,一方面沒有那個機會,十二娘很忙。

              而且兩個人為了這個問題對峙起來,凌霄絕對是別人眼里的白眼狼,那么她現在就懶得想十二娘真實的想法。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十二娘一直關注著自己,如果能夠知道就知道,不能知道也不會礙事,反正她暫時不會去怎么對付十二娘。

              她有她的想法很正常,每一個人想要過得好也是很正常,只要不算計到自己身上就好,但要是把凌霄給扯進去的話,凌霄可是會反擊。

              等到及笄禮結束后大家去見過侯夫人和侯府的女眷,凌霄的出現讓不知道她身份的人有些驚訝,因為她身上的氣度很是不錯。

              帶著面具的她在及笄禮上受到不少人注目,還有人覺得她臉上的傷應該是不會很厲害,不然怎么敢出來做客。

              面容受損的女子大都是待在家里根本不敢出來,而凌霄一直是挺直了身體,沒有任何一點點沮喪和害怕。

              不過自認為有修養的人是不會直接去問凌霄面容受損的情況,僅僅是相互之間打聽一下,竊竊私語中。

              而在來賓里就有一些什么都不知道的貴婦人在,她們是想要來相親的,在及笄禮上出現的女孩很多。

              “來,你是誰家小娘子?”有一位年紀不小的貴婦人一直看著凌霄,感覺她應該是美人才對。

              她一直想要給自己的寶貝孫子找個能夠鎮得住的妻子,這一次及笄禮上就相中了十二娘。

              要知道十二娘長得美,地位還高,屬于侯府的貴女,威遠侯府算是有實權的侯府。

              可她因為孫子的婚事遭遇了好幾次打擊,還是長了點腦子,知道不可能成功。

              在她的眼里她家孫子真的好,前不久她都恨不得找個公主嫁給自家孫子。

              要知道她的女兒可是皇后,承恩公府那可是正兒八經的皇親國戚。

              她就興沖沖地跑去宮里和自家女兒說了,這樣子公府會更好。

              可惜現在的皇后,她的女兒知道后罵了親娘一頓,直接說不可能。

              要知道皇帝兒子很多,但皇宮里養著的公主就一個,剛剛成人的長安公主。

              兒子多了之后皇帝就不怎么稀罕皇子,反而對不會威脅他皇位的公主更加喜歡。

              早早給予了公主封號,還給予了十分富裕的封地,公主也很聰明,十分會討皇帝的歡心。

              和長安公主一比,另外一個年紀大了不少的蕓公主就一點也不怎么討喜,被皇帝直接趕到封地。

              長安公主則成為皇帝最寵愛的孩子,她倒是顯得很平常,并沒有什么太過驕橫,反而是比較中規中矩。

              皇帝早就給皇后說過駙馬的標準,長得要帥,最好是潘安潘子都那個等級的帥哥,還要有文化素養,也就是說要有文化。

              除了這兩方面的標準,還要求人家彬彬有禮,嗷!娶了公主之后絕對不可以納妾,另外還有一個要求,因為公主喜歡彈琴,那么駙馬一定要會彈琴。

              皇后把相關條件說出來后,氣哼哼地說:“九郎有那一條能夠達到?還想要娶公主?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什么那個資格?”

              她這一次真的生氣,作為當事人知道她就不是皇帝的愛妃,而且一直沒有生育過,在宮里活得真的很難。

              在很多時候她必須忘記自己也是一個女人,需要別人的呵護,壓抑所有的感情,事事不合皇帝對著干。

              皇帝剛剛給她說了駙馬的準繩,親娘就跑到宮里來,聽到親娘的想法后就讓皇后差點氣炸。

              這些年來她一直想著在皇帝面前給公府刷刷好感,結果親娘竟然把主意打到公主身上。

              可真的是敢想,也不看看九郎是什么東西?一個干啥啥不行的紈绔子弟娶公主?

              換成是她也不會樂意,更何況皇帝根本就不會答應,她活著容易嗎?

              國公老夫人被皇后的爆發一下子嚇壞,本人就撲通跪在地上。

              皇后看著親娘不怎么認識她,這是自己親娘嗎?

              她不求親娘一定要有能力幫著自己,但不要扯后腿。

              正在發脾氣中的她看著跪下的人,根本就沒有打算管親娘。

              她們屬于親生的母女關系,皇后在很多時候并不會難為自己親娘。

              就算是親娘犯蠢讓皇后大怒,也是很快就會讓親娘起來,她總是她的女兒。

              可現在皇后的發作,讓親娘明白一件事:作為一國的皇后和親娘并不是尋常的母女。

              她們兩個人相處時出現糾葛,應該是國夫人退讓,她們除了是母女外,還是君與臣的關系。

              國夫人即使是皇后的親娘,也是要跪拜皇后。今天皇后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打算好好讓親娘記住君臣之別。

              就沒有馬上讓老國公夫人起身,然后說:“既然國夫人覺得九郎適合公主,那你就說說看,他現在能夠到達那一個條件?”

              皇后看著國夫人,卻發現親娘還是沒有發現問題,讓她感覺自己之前是太過放縱親娘,一旦皇帝想要整公府,公府有這種當家主母鐵定完蛋。

              國夫人自然不服氣,在她眼里自己的孫子那里都好,不要說皇家的公主,就是天上仙女也不在話下,她就有心爭辯說:“......”

              但皇后不等她開口,就搶先張口問:“九郎長得美嗎?”這一點根本就是毋庸置疑,九郎長得長得不算是美。

              國夫人張張嘴巴,皇后一家人包括皇后在內,都不是那種長得美的人,先天條件就制約了他們,不是美人。

              皇后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她屬于家里原本的底子好,后來因為品德比較出名才被先帝選中成為太子妃。

              承恩公府根本就沒有什么俊美、美麗的基因在,就是改良了好幾代,最終也就是中上的容貌。

              “看看,母親也是知道九郎的外貌根本不是俊美過人,外貌上就達不到陛下的要求。”

              “換一個要求,九郎有什么本事?據我所知九郎到現在連個秀才都沒有考出來。”

              說到這里皇后心里那個氣,之前祖父還在時能讓公府的人挺直身體走出去。

              等到祖父過世后府里的人一個個都沒有什么大出息,都是一群酒囊飯袋。

              就只有承恩公這個爵位,可爵位有什么用?根本就是恩賜的。

              皇后早年曾經想不開,一心想要娘家再一次振作起來。

              可到現在看這樣也不錯,最起碼不會惹出大事。

              唯一的毛病就是母親在沒有長輩的壓制后,人膨脹起來。

              在皇后看來,這絕對是禍不是福,還想著讓九郎迎娶長安公主?

              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有什么本事,皇后想到這個就十分憤怒。

              她有天晚上做了個夢,夢醒之后一下子想明白很多事,才發現自己很幸運。

              首先她沒有兒子,承恩公府就不存在戰隊問題,反正她就是嫡母,總會是皇太后。

              有句話說的好:無欲則剛,想清楚后的皇后打算是和公府的人通氣,結果親娘為了九郎到了。

              而皇后在見到親娘后,心里是不怎么太舒服,她一直沒有生育出來孩子后,她曾經和國夫人談過。

              反而被國夫人埋怨,說皇后自己沒有女人的本事,抓不住丈夫的心。還準備讓皇后給皇帝送美人,借腹生子。

              把皇后氣得不行,在萬紫千紅的皇宮里她是姿色最差的人,雖然有人說過看女人不需要看姿色,看看的是那一顆心。

              但皇帝不可能成為這樣的男人,要知道這宮里的美人多了去,皇帝天天需要批閱奏折,那么他自然是想著怎么快活一下就好,那根本就不會去深入了解,看的是表象。

              而不美的皇后和美麗的妃子,自然是美麗的人更加賞心悅目。皇后也曾經問過自己,要是和一般人在一起,的確是更喜歡和看上美麗的在一處。皇后是有些埋怨親娘的,為什么不把自己生得美一些?

              事實上皇帝來皇后這里來過夜,一般都是純休息,作為一國皇后也不可能上趕著去想要和皇帝更多的交流,導致她沒有懷孕的機會,沒有皇帝的配合,她自然是懷不上孩子,她自己有什么好辦法?

              而她唯一可以拿得出來就是品德很好,自然是平常都是端著,這讓皇帝更加是敬而遠之,要不是他后來需要單獨休息一下,基本上都不會到皇后這里來休息一下。

              皇后看清楚了現實,知道沒有可能生育出來孩子,又不想著收養皇子,她察覺到了亂象,她知道后沒有告訴任何人。

              尤其是皇帝那里絕對不會說,她已經看出來皇帝具有一個比較操蛋的特質:一般是愛之欲狂,恨之就要置于死地。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