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武俠修真 -> 風云崛起之江湖豪杰-> 第345章 推薦

          第345章 推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但是林峰并不知道這一切,他正在回來的路上。“這一次,是一個好收成。”

              “在‘南環’中,不僅有準黃平陵器、黃平陵器,還有一些準黃平但窯、黃平但窯,而且還有許多稀有材料。”

              回來的路上,林峰的臉上總是掛著滿意的微笑。

              “最重要的是……有夠‘黃聘起死旦’的!”

              林峰臉上的笑容越來越豐富。

              死亡是醫治創傷的良藥。

              丹藥治病,又有不同。

              朝九晚七,為“金創旦”;

              六到四,代表“”;

              三對一的產品,為‘慧生丹’;

              準皇品,皇品,為‘死旦’。

              起死回生丹,也是真正能夠達到‘生死人、骨肉’的神奇療傷丹藥,藥物的作用強,是純度‘99成九’的一種產品起死回生丹也不如。

              它不再是‘量’的積累,而是‘質’的轉化!

              “現在有足夠的黃品起死回生,給日舞帶林高峰時間,應該能幫她恢復記憶。”

              想到這里,林峰瞇起了眼睛,臉上溫柔如水。

              對于天舞的健忘癥,他一直很自責,因為在他看來,天舞就是因為他的健忘癥。

              現在他有機會恢復對天空之舞的記憶,他從心底里感到快樂。

              “當我拿《萬年煮果》等材料來提煉《玄皇丹》時,我將能夠更快地提升自己……除了武帝的轉世留下了一些輔助訓練的長生不老藥,我將能夠在短時間內,突破到‘武皇九重’!”

              “現在我明白了皇上的義國是什么意思了。只要達到了,就一定能突破到武帝的境界。”

              雖然林峰的《奧義書的融合》,不確定是否是《狄經奧義書》。

              然而,他的“秘密劍義”實際上是“皇帝王國的秘密”。

              只要他一套修成‘吳帝九重’,再進一步,就能順利地變成‘吳帝一重’,成為強大的皇帝。

              在回來的路上,林峰心情很好。

              他好像看見了武帝在向他招手。

              只是,他的好心情,隨著他半個月后回到林峰,完全消失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得到了晴天霹靂般的消息。

              天舞,被帶走了。

              “這是誰干的?!”

              林鳳望著眼前的四個人,眼睛火辣辣的,一臉郁悶的問。

              現在站在林鳳面前的四人,正是林鳳的兩位副師傅,而過去一直與林鳳并肩的金震和熊泉。

              “師傅,這是周易。”

              熊泉低下頭,痛苦地說。

              ”周咦?

              林峰的臉沉了下來。“他是誰?”

              “師傅,周易是迷失石林武帝的弟子。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還沒有表現給我們看,但他微弱的力量氣息已經抑制了我們的戰爭欲望。”

              金靈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心有余悸的說。

              那一天,周易的呼吸是如此的可怕,他幾乎不能呼吸,更不用說他的戰爭欲望。

              “他是來為殿下報仇的。但他似乎并不怎么在乎……”

              不久,張三和林封宗的副官羅平也開口了,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盤托出,毫不隱瞞。

              天舞,為林鳳宗,為周毅留下,為‘失落的石林’?

              剎那間,林峰的臉變得異常丑陋,滿腔怒火,簡直無法忍受。

              喊!

              在張三等四人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林峰消失在他們眼前,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突然,這四種顏色都變了。

              “主人,這是要失去石林嗎?”

              喬看起來蒼白。

              “肯定”。

              熊泉淡定地點了點頭,然后動了動身子,朝西北方向走去,顯然是在追林峰。

              即使你知道你的力量,即使你去幫助。

              但他還是要去。

              這是他家庭的年輕主人,他愿意為他獻出自己的生命。

              “二副師父,師父回來之前,林鳳宗留下你照顧……熊泉和我現在就去失散石林,看看能不能及時趕到阻止師父。”

              金沙克帶著張三、羅平兩個人說了一聲,隨后身體動了起來,帶著熊泉。

              雖然他這么說,但他根本沒有屁股。

              他的力氣,遠遠不如他的主人,他的主人甚至到了失落的石林,他還在路上加速。

              以金震的速度,很快就追上了熊泉。

              “你太慢了…我要你。”

              金震間的話,身體展開了巨大的力量,熊泉的牽引和自己一起向西北方向飛去。

              在那里,朝著失落的石林方向。

              自從上次流云剛帶陽春來找林鳳,林鳳就被齊齊打死了,林鳳故意打聽“失落的石林”,也知道失落的石林在哪里。

              作為林峰身邊的人,金震和熊泉自然也知道這一切。

              ”周咦……我不管你是皇帝的徒弟,如果天舞出了什么問題,我要你的命!!”

              林峰繼續全速前進,他的臉很黑,他的眼睛似乎在噴火。

              雖然天舞健忘癥,但脾氣很烈,但還是一如既往。

              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周易食言了,擅長天舞。以他的性情,他寧死也不愿成功。

              他對天空舞很熟悉。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知道這一切,迫不及待地奔向失落的石林。

              他怕球出了問題!

              如果天舞出了意外,而不是說他不能跟雞沒有辦法解釋,是他自己,這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天舞,等哥哥林峰……”林峰大哥快救你了!”

              林峰在飛行時的形狀,像一個橫過天空的閃電,在那里的云層展開,形成了清晰可見的“天路”。

              為了失落的石林,為了拯救天舞,雖然有發燒的元素,但林峰并沒有認真考慮。

              首先,弟子“周易”是皇帝親自傳下來的。

              其次,失落的石林是武帝修行的地方。

              周易是武帝的弟子。

              在武帝眼中,他的徒弟與普通徒弟有著完全不同的地位。

              普通的弟子,即使死得多,皇上也不會注意。

              但是他的徒弟們,即使只是死了一個,皇上也會勃然大怒,甚至為他報仇。

              這一點,通過皇帝的轉世,通過兩代人的記憶,林峰清楚地知道。

              “如果我不是周易的對手,我就用‘神璽’……即使我完全失去理智,我也要把天舞從火中救出來!”

              在林峰的心里,已經有了決定。

              為了拯救天空的舞蹈,不惜一切代價。

              他會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更不用說失去理智了。

              天堂之舞可以為他舍命,他也可以!

              曾兩次使用過林峰的“封印魔片”,對于封印魔片的使用,有過一些經驗、心得。

              只要情緒波動到極致,石頭就會有反應,從而配合他,讓他“變魔術”!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鼓舞……現在,如果我用的是魔法石,就是一般的‘強帝’,我怕可能不是我的對手。

              林峰的眼睛一閃,在秘密道。

              正因為如此,他才敢到“失落的石林”去。

              你知道,失落的石林是皇帝修行的好地方。

              他可能會打擾對方。

              如果他沒有準備好,他就會死。

              而在林峰趕到“失落的石林”時,失落的石林里,也很熱鬧。

              “嗨!你聽到了嗎?周大哥帶回來的年輕女人,無論長相,還是氣質,都是無與倫比的!我真想看看她,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那么棒。”

              幾個皇帝的門徒圍成一圈聊天,其中一個說。

              “我不知道……但是當周哥哥昨天回來的時候,我看到了那個年輕的女人。

              武帝的另一個弟子說。

              “哦?”

              突然,武帝其他弟子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那個年輕女人,真像傳聞所說的那樣,是個外貌和氣質都無可匹敵的美人。”

              皇帝的一個門徒問。

              “那是自然!

              皇上的弟子們在面前點了點頭,一臉羨慕地說:“周大哥真是不淺,出了門,帶回來這么一個絕代佳人。”

              “據我所知,周哥哥過去很注重修養,不太注重男女之間的愛情……我沒想到這次會帶回來一個女人。”

              “這充分說明女人很好,讓周大哥這樣一個訓練狂人動心。”

              …

              其他幾個門徒說。

              然而,這位年輕女子似乎對周大哥很冷淡。當我看到她和周哥哥時,他微笑著和她說話,但她從未回應。”

              前弟子皺起眉頭說。

              “不!

              突然,皇帝的其他幾個徒弟不禁露出驚訝的神色。

              “那個女人,不會是周師兄搶回來吧?”

              皇帝的一個門徒使勁咽了口唾沫,猜測著。

              “也許吧。”

              另一個門徒點頭表示同意。

              “哼!那個女人也是忘恩負義的……我們的兄弟周是武帝的弟子,武帝非常器重他。他也是失去了石林的武帝的弟子,有最好的機會進入“武帝的王國”。

              皇帝的一個徒弟哼了一聲。迷失在石林中,一個黑色的身影站在一座被掏空的巨大石屋前。

              但他是一個身材高大、面容冷漠的年輕人,穿著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衣服隨風飄動,他看上去很優雅。

              “天舞,我帶你去看我的老師。”

              那個穿黑衣服的年輕人正是失去石林的皇帝的弟子周易。

              現在他正在對他前面的石頭房子說話。

              至于周易口中的主人,他是失落的石林的主人。

              而在周易門前緊閉的石屋里面,就是從林鳳住來的林鳳鳳跟著他回來的紅娘子,馮天武。

              一路上,雞天舞都沒有跟周毅提起自己的名字,甚至沒有跟周毅說話,一直保持沉默。

              直到現在,幾天后丟失的石林,一樣。

              周毅知道了雞日舞的“名字”,因為那天在森林里的鳳總林峰、金震和熊泉把雞日舞叫做“小姐日舞”。

              “《天空之舞》不是你喊出來的。”

              當周易話音剛落,從石屋里傳來的聲音異常寒冷。

              “我只知道你被稱為天空之舞。”

              周易微微一笑說:“天舞,你不是‘妖’,能在這樣的年紀有這樣的一身功夫,人才真是稀罕……我已經請求大師收你為徒弟,如果他對你的禮物滿意的話。”

              皇上傳弟子!

              石屋里一時鴉雀無聲。

              “你既作了他的門徒,豈可不守與你所立的十年之約,就離開這失去的石林呢?”

              有一會兒,從石屋里傳來一陣寒冷的聲音。

              “成為師徒,既然要在失落的石林里修行,就等著自己修行到武帝的頂峰,有足夠的力量,就可以出去……”這是老師定下的規矩。”

              周易笑著說:“孔子并不是有意要立這樣的規矩的。他只是擔心他的一些門徒會出去,蒙受損失,丟臉。”

              “沒有。”

              那個冰冷的聲音又傳來了,充滿了拒絕的語氣。

              不感興趣嗎?

              石頭房子里傳出來的字,也就是鳳凰天舞的字,讓周毅不禁鄭大。

              有人不愿意做武帝的徒弟嗎?

              “天空之舞,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皇帝的門徒。我花了一段時間說服師父確認你的才能,如果他可以,他會直接接受你為他的弟子。

              周易耐心地建議。

              然而,他表面上似乎很有耐心,但一雙眼睛深邃,卻似乎充滿了一點冷漠。

              他花了一個嘴唇和舌頭,讓他的師傅施奇武帝答應確認鳳天的舞蹈天賦,自然不是簡單地幫助鳳天跳舞,讓鳳天的舞蹈成為自己的弟子。

              不要說他的師父不一定見過鳳日舞,即使真的見過,他也會千方百計阻撓鳳日舞成為皇上的徒弟。

              因為他真的不想讓鳳天成為他的弟子。

              畢竟,曾經的鳳天舞成為了他師傅的弟子,也成為了他的妹妹,和他同坐一層,不必為他操心,更不必說答應成為他的女人了。

              他這樣做,只是想讓鳳天的舞蹈‘感動’,甚至對他心存感激。

              在他的眼睛。

              武帝自己的徒弟,其實只是一個‘誘餌’,讓鳳天舞這個美人魚做誘餌。

              他想緩和他和鳳凰舞之間的緊張關系。

              作為一個普通的武士,如果他知道自己有機會成為皇帝的弟子,他一定會喜出望外。

              如果有推薦的人,一定會感激推薦的人。

              這就是他想要的。

              然而,他從來沒有想過,石屋里的女人似乎沒有興趣成為皇帝的門徒。

              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打亂了他的計劃。

              一時間,他感到力不從心,意識到自己想要緩和與馮天武關系的“突破口”已經無濟于事。

              盡管如此,還是有些勉強。

              正因為如此,他很耐心地勸說鳳天跳舞。

              “走吧!”

              只是,他在石屋外耐心地勸著,等雞日舞冷得‘滾’字,使他的臉頓時青一塊,白一塊。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