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科幻小說 -> 低維革命-> 第258章 被迫三殺(二)

          第258章 被迫三殺(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這一刀,可以說是絲毫不拖泥帶水,勢大力沉,以一種沒有一丁點后路的方式朝著陸離襲來。

              刀是最普通的刀,在6級的時候,這種刀就能買到,也不值幾個錢。

              招數呢,自然也是最普通的劈砍,不是技能,也沒帶什么被動。

              但是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刀,卻讓阿離一方的其余兩人都驚得連跑都忘了。

              剛才也說了,【俠肝義膽】這位小哥是個喜愛武俠的家伙,喜愛到癡迷的程度,在他的生活里,除了讀,就是練刀法......

              對,你沒有聽錯,他練刀法......就是武俠里的刀法,雖然他讀的里從來沒有細致的說明刀法到底應該怎么練,但是這位小哥也不知道是天才,還是傻缺,反正他就在自己的腦袋里硬生生的琢磨出了一套武功,并且無條件的相信,里的刀法,就是這玩意。

              所以......他就開始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貓在自己家里連刀,縱劈,側斬,這種簡單的動作他不知道重復了幾萬遍。

              俗話說得好,孰能生巧,巧能成勢,所以這位大俠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屬性加成和技能,就是如此簡單的一個劈砍,就生出了讓人瞠目結舌的效果。

              哦,對了,到這里大家可能要問了,既然這位小哥哥天天就是沉迷于練刀,那他玩個毛游戲啊。

              這可就要怪一本叫做《七武器》的上古了,這個里有這么一個理念,那就是刀法再精妙,用刀的人再怎么天才,但是天天劈木頭,砍空氣,那也是永遠練就不了強大的實力的,真正的刀法,必須要去砍人。

              這一句話,讓這位【俠肝義膽】小哥茅塞頓開,他幾乎是終于找到了為什么至今為止,自己都砍不出像武俠里的刀法的那種效果的原因了。

              所以,他毅然決然的買了個方舟游戲倉,然后到里面開始練級。

              哦,對了,在這要說一下,這位兄弟玩方舟到現在,才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所有的副本都是用刀一條道砍出來的,從來不在意劇情,也不管什么隱藏線索,他玩游戲的方式就是,看到一個對自己有威脅的東西,提著刀就上去砍。

              就這么簡單。

              閑話少說,瞬息之間,俠肝義膽依然一刀而至,這一刀咱不吹不黑,如果小錘哥遭上這么一刀,他要是不發動個【盾牌格擋】,那半條命穩穩的就交代在這了。

              阿離沒有盾牌,安全門也早就被她買了,所以在這一刀之下,阿離雙眼微微瞇了起來,在當年無數的輪回之下,她早就沒有了那種對死亡的恐懼,所以她沒有一絲的慌亂,左手的拇指輕輕的觸碰到了扶手前端的一個小按鈕。

              阿離輕輕一按,拇指瞬間抬起,就好像是蜻蜓點水一般,而就在這一瞬間,她的輪椅下方,猛地發出了一陣發動機的轟響,然后輪椅帶動著她的身體,詭異的往后猛地一滑。

              這一刀,劈空了。

              【俠肝義膽】也是微微一愣,這勢在必得的一刀,竟然就這樣被躲過去了,不過這位大俠不但沒有氣惱,反而是中二之心突然爆炸。

              “呵呵~在下認得這一招,鳳舞九天,以退為進,尋常武器近不了身,敢問尊駕名諱?”

              【俠肝義膽】收起刀,稍稍的站直了身子,問道。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陣惡寒,感覺尷尬癌都要犯了。

              “陸離......”阿離也是皺了皺眉,不過還是挺禮貌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啊啊啊~”【俠肝義膽】笑道:“果然是陸氏的后人,想必那靈犀一指閣下也是習得的,對吧!”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阿離旁邊的那位玩家估計是實在忍不住了,吼了一句。

              話音未落,【俠肝義膽】就立刻就投去了一道殺意爆棚的目光。

              “吾等說話,一個鼠輩也敢質問?”說罷,又是一招【沖鋒】,這好像是小俠哥唯一的一個技能,他之所以學這個,就是為了讓自己快掉沖到對手的面前,好砍死對方,正好,沖鋒這個技能只是耗費體力,卻沒有冷卻時間。

              而下一秒,剛才那位多嘴的玩家就只感覺寒光一閃,一把大刀就砍進了自己的脖子,并且順手劈開了鎖骨還有下面的三根肋骨,待到【俠肝義膽】將刀拔出來的時候,那血噗噗的,都噴到天花板上了。

              一個照面,秒殺了......

              “我我我——我去叫人!”還剩下的那位除了阿離之外的玩家這一下可就嚇得不輕,趕緊連滾帶爬的朝著房間內跑去,把阿離一個人丟在了走廊上。

              阿離嘆了一口氣,然后用一種很無奈的目光瞅了瞅對面拿著刀的這位憨憨。

              “你要殺我?”阿離問道。

              “呵,即為魔女,危害四方,殘虐男童,我自然不能放過你。”

              “殘虐男童?”阿離一愣,然后趕緊回憶了一下自己生平做過的所有和【男童】這個詞掛邊的事情,然后恍然大悟。

              “哎,真是麻煩。”她無力的垂了一下腦袋:“好吧,那次下手是稍稍重了一點,可是,這是游戲啊。”

              “哼,游戲又如何,清平盛世,人自然將陰暗隱藏于心,只有在游戲這種亂世之中,才會正視本心,摒其善,遵其惡,吾等俠義者,在現世斬不了陰暗之人,難道在這游戲亂世之中,還斬不了陰暗之心么?”

              “額......”阿離沉吟了一下,然后很尷尬的揉了揉腦袋。

              “所以,你今天是不論如何都要砍我了,是么?”

              “那是自然!”【俠肝義膽】手持大刀,盯著阿離,一副為民除害的神情。

              “好吧好吧。”阿離也是沒有辦法,其實她上次對付【書山壓力大】的時候,也沒想那么多,她一個經歷過那么多殘酷輪回的小姑娘,對于【殘忍】的理解實在是有點和正常人不一樣,所以下手時輕重很容易就掌握不好。

              但是沒辦法,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阿離解釋再多也沒啥用,所以,她一邊嘆氣,一邊舉起了一把傘......

              “這次我知道了,會輕點的......”

              她說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