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玄幻魔法 -> 古神的自我修養-> 【第355章】 戰爭機器,圣像軍團

          【第355章】 戰爭機器,圣像軍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蠢貨!我下達的是驅逐命令。真是該死,整支圣靈騎士團,竟然一個都沒回來。”

              道談防御前線,指揮官馬塞勒斯的營帳中,十幾位身披不同徽記罩衫的圣靈騎士,正在承受馬塞勒斯的雷霆之怒。

              他們中有一部分是來自深水城的騎士,一部分是來自王都的騎士,各自也都是地位相仿的貴族,在提亞王庭以及圣靈教會的命令下,暫時由馬塞勒斯統一指揮。

              “那是誘餌。”一個滿臉絡腮胡子,臉頰赤紅的壯碩騎士,聲音粗重:“黑石領的野心隱藏不住了。那是對國王,對圣靈的違逆和背叛。”

              “博努斯,我之所以選擇他,就是因為他的沉穩。我就不相信了,那些奴工們也都是掌握邪術的異教徒?能把他們一網打盡,一個不留?”

              馬塞勒斯異常的憤怒,為了執行審判者寇博朗科的命令,銀光之盾騎士團的主要任務就是驅逐和威懾。

              但是誰能想到,竟然出了意外?

              “斥候傳回來的消息,那些奴工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也沒有什么詭異的邪術。博努斯可能就是被這種假象蒙蔽了,草率的進行了追擊。但是——后來發生的一切,讓斥候都感到無比的驚訝。兩條體型巨大,由石頭構成的巨蟲,從山體中鉆出來,橫亙在峽谷的出口上。”

              “我想,或許就是因為如此,博努斯被困在了峽谷中,以至于沒有一個人能逃脫。”

              “那一定就是邪神的爪牙了!”

              “毫無疑問,黑石領陷入了邪魔的掌控。”

              “早就覺得他們有問題。”

              一時間,營帳中議論紛紛。斥候的回報,充分說明黑石領早已成為邪魔的巢穴,不留一點兒懸念。

              馬塞勒斯一臉鐵青,有些煩躁的踱來跺去,然后猛地停下,那張英武的闊臉上帶著憤怒:“這是恥辱!必須要洗刷的恥辱!”

              “大人,我愿意再次帶兵討伐!”

              “大人,不要在猶豫了,一定要剿滅黑石領,我們才能全力對付獸人。”

              “是啊,大人,黑石領彈丸之地。”

              “絕不能讓他們發展壯大。”

              麾下的騎士領主們紛紛請戰,如今道談鎮的局勢緊張,獸人正在全力積蓄力量,準備發動突襲。而黑石領的異教徒們,就像一顆隨時都會膨脹的毒瘤。

              “都安靜一下。”馬塞勒斯語氣陰郁:“我明白你們的意思,要趁著邪魔的羽翼尚未豐滿,盡早除掉。但是——你們又誰知道,他們究竟是如何作戰的?依靠的又是什么?記住,他們不是那些只會夜襲的獸人。”

              黑石領的確很弱小,但是卻很神秘,盡管密斯特勛爵的探子傳回來一些情報,但都語焉不詳,根本就不清楚黑石領掌握著什么力量。

              “而且,大家都看到了。黑石領不僅成功抵抗了獸人,甚至還有余力徹底的殲滅一整支圣靈騎士團。”

              “所以,現在做出任何的決定,任何的戰斗計劃,都是不明智的。”

              能夠擔任軍團指揮官,馬塞勒斯依靠的不僅僅是勇武,還有謀略。面對神秘的未知的敵人,必須慎之又慎。

              營帳里安靜下來,這些騎士領主們都沉默下來。

              “克里克爵士,梅卡利爵士,我們必須要繼續執行寇博朗科閣下的命令。所以,我想讓你們率領兩支騎士團,帶著扈從、自由民、補給以及營帳,駐扎在黑石領前線。記住,不要再犯博努斯的錯誤,你們只需要時刻守住峽谷隘口。”

              “大人。”來自深水城鐵壁壘圣靈騎士團的克里克爵士,皺起眉頭來:“獸人正在集結,現在分兵,恐怕不是好主意。而且,我們兩支騎士團,長期駐扎在外,也有遭受獸人夜襲的危險。”

              “我明白你的顧慮。”馬塞勒斯點點頭:“所以,這個計劃將在三天后執行。你們將是第一批接受被賜福的黃金溶液洗禮的圣靈騎士,以及——一尊黃金圣像。”

              “黃金圣像?”

              營帳里頓時議論紛紛,那些騎士領主們臉上浮現出驚喜的表情。

              黃金圣像——那是戰爭圣使麾下的圣像軍團,每一尊黃金圣像都由被圣靈賜福的純金打造,并擁有一顆具有圣靈意志延伸的黃金之核,它們神力非凡,無堅不摧。

              在數百年前,提亞王國的立國之戰,圣像軍團摧枯拉朽般擊潰了蟲潮,挫敗了獸人軍隊,每一尊黃金圣像都是令敵人聞風喪膽戰爭機器。

              戰爭結束后,圣像軍團被封存在閃耀庭院地下的輝煌神殿中,后人只能從教堂的壁畫中,一窺其閃耀威嚴的尊容,在經書上了解它們的輝煌戰績。

              “大人,真的是傳說中的黃金圣像嗎?”

              “天哪,我看到了勝利之光。”

              “輝煌神殿的大門,再次開啟了嗎?”

              “圣靈在上,圣像無敵!”

              “圣佑!”

              黃金圣像就像一劑強心針,瞬間給這些圣靈騎士們帶來巨大的鼓舞。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黃金圣像就是圣靈的意志!

              而圣靈的意志,是不可摧毀的!

              “是的,如我所言。”馬塞勒斯語氣慷慨激昂:“我們所信仰的偉大圣靈,它察覺到了邪魔的窺探,以及異教徒的褻瀆。所向披靡的圣像軍團,再次睜開了它們奪目的金色眼睛,從宏偉的神殿中走出,成為我們最強大的后盾。”

              “大人,我愿意執行你的命令。”克里克爵士再也沒有一絲的疑問,和花白胡須的梅卡利爵士一起單膝跪地:“圣像之威,震懾邪魔。”

              “無恥卑劣的邪魔,必將一敗涂地!圣佑!”

              “圣佑!”

              ……

              “怎么突然感覺有人在罵我?”

              潛藏在深海中,正在偷窺透明觸手怪的秦頌,龐大的身軀在淤泥里抖了一下,掀起一陣飛揚的塵埃。

              自從愛麗絲的水晶魔導電機有了重大突破后,秦頌在高興的同時,也不得不抓緊進行他的計劃。

              這些蘊含著奇異力量的水晶,將是繼蒸汽機后的第二代動力裝置的核心材料。總是偷偷摸摸的在外面當小偷,顯然不能滿足需求。

              尤其是外圍的水晶普遍非常的細小,無法切削出符合需求的水晶芯柱。在秦頌的構想中,魔力引擎要想完美取代內燃機,成為標準化的動力裝置,還需要進行很多的驗證和改造,需要大量的材料。

              被透明觸手怪霸占的水晶礦洞中,儲量驚人,為了長期的發展,必須要徹底的占領這里,成為己方的礦場。

              所以,就需要一點點冒險。

              對此秦頌還是有些信心的,據他觀察,這只觸手怪非常的安分,從未走出過洞穴,每天的工作就是舔舐水晶——源自于鮟鱇魚一次近距離的發現。

              圣靈、血肉吞噬者,包括秦頌在內,每天的心思都花在發展勢力,發動戰爭上。但這只觸手怪,簡直就是觸手怪中的一股清流,每天舔舔水晶,似乎就得到了滿足,然后回歸洞穴深處,不知是睡覺還是做什么,總之非常的安分,非常的單純。

              安分的根本簡直不像邪神。

              再結合它規則的體貌特征,種種跡象表明,這家伙是上古邪神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就是海洋中的某種奇異生物。

              當然,也不排除它是某個邪神眷族的可能性。

              為了保險起見,不到萬不得已,秦頌不會親自出面和它肉搏,提前暴露自己的存在。經過深思熟慮后,制定了一個調虎離山的計劃。

              原因就在于,秦頌對洞穴深處的那顆深紫色水晶更感興趣,甚至有可能是整個水晶礦洞的核心所在。

              今天——就是透明觸手怪準備舔舐水晶的時間了。

              秦頌的作戰小分隊,也已做好準備。

              巨型章魚一只,大王烏賊一只,都是駐守道談港口攪風攪雨的得力助手,一只負責引蛇出洞,一只負責趁火打劫。

              秦頌則將龐大的身軀隱藏在洞穴外不遠的腐殖質沉積層中——暗中觀察。

              當那只透明觸手怪再一次擺動著透明的腕足,沿著水晶礦場,從內向外,依次的舔舐水晶時,行動開始。

              體型小了一號的巨型章魚,憑借著奇異的變色能力,潛伏在洞穴入口的巖壁上,而大王烏賊則在洞外不停的游曳,伺機闖入洞穴。

              透明觸手怪似乎并沒有任何的察覺,一如往常般優哉游哉的游到了洞穴的入口,觸足不斷的摩擦著水晶簇。

              就在同時,蓄勢待發的大王烏賊,突然從洞口中殺了進來,靈活的腕足順勢拔起臨近的兩個水晶簇。

              透明觸手怪瞬間就被驚動了,它立即停止了舔舐,粗壯的腕足瘋狂的扭曲舞動起來,看起來像是被闖入者給激怒了,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大王烏賊。

              大王烏賊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觸足彈射起步,朝著洞口游去。

              透明觸手怪也隨之轉變方向,體內的光芒涌動著追了上來。

              一切看起來都很完美,只等透明觸手怪脫離洞穴,蟄伏的巨型章魚就殺向洞穴深處,搶奪水晶。

              然而,事情總有例外。

              透明觸手怪追到洞口的一剎那,就瞬間停住,然后觸足舞動著封鎖著整個入口,就此停止下來。

              它放棄了追擊。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