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武俠修真 -> 我只想安心修仙-> 第一百八十八章:機關術和香火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機關術和香火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公輸兄弟昨日跟隨著學宮祭酒一同迎接空塵道君,隨后便回到公輸坊的一座學堂之中。

              整個公輸學派的人皆到場,議了一整夜的未來整個公輸學派該何去何從。

              而公輸兄弟二人,更是被公輸子和公輸學派諸人連連提及。

              二者不僅僅是公輸學派下一代的領軍人物,更是新晉一輩機關術和筑城術的翹首。

              再加上那和空塵道君結下的緣分,更不用說了。

              每個人都對他二人寄予厚望。

              直到快三更天,他們才回家。

              只是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就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誰啊!”

              “誰啊!大清早的!”

              兩人黑著眼圈,加上一整夜苦思未眠,感覺格外疲憊,帶著起床氣便沖了出來。

              打開門一看。

              外面沒有人,只能看到一頭驢子。

              那驢,又黑又肥又壯。

              驢子驟然回過頭,朝著二人看來。

              靈動奸詐的小眼神,加上反派必備的淫邪笑容。

              一下子讓兩人渾身打了一個激靈,認出了對方來。

              公輸道立刻就想要將大門關上,想要將這驢子堵在外面,當沒有看見過人。

              驢大將軍嘎嘎大笑,仿佛格外熱情的上門訪客,一腳抬起,就卡住了公輸道想要合上的門。

              “你們兩個原來住這啊!”

              “可讓驢爺爺一頓好找啊!”

              公輸兄弟這下沒有辦法裝作視而不見了,訕笑著打開了大門。

              “唉喲喲喲喲~原來是驢爺爺啊!”

              “突然大駕光臨,我兄弟二人喜不自勝,寒舍當真是蓬蓽生輝。”

              公輸道拼命的想著弟弟使著顏色,他們可記得自己最后送的都給你洗,自己兄弟二人雖然覺得空塵道君應當喜歡,這驢爺爺可就不一定喜歡了。

              “驢爺爺!上次送的那東西,您用的還好吧!”公輸德一開口,空氣就冷了下來。

              哪壺不開提哪壺,公輸德想說的是他送的機關酒壺,而驢大將軍立刻想起的,卻是他們送的那驢車。

              驢大將軍鼻子噴出兩道白氣。

              然后發出大笑,裝作熱情至極的說道。

              “你兄弟二人送了驢爺爺那么好的東西,驢爺爺可是一直記得你們倆啊!”

              “可沒少在老爺面前,說你們兄弟二人的好話啊!”

              “這是不是得感謝你們驢爺爺一下。”

              驢大將軍話語一轉。

              “哎呀!這大清早的起來!”

              “驢爺爺還沒用早膳呢。”

              這詞用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驢皇帝來了。

              庖廚樓,名字取出君子遠庖廚。

              不過來的讀書人卻格外多,甚至樓內掛著的名人筆墨一個個都是出自響當當的人物。

              驢大將軍口一張,舌頭一卷,一大碟菜便沒有了。

              一口龍吸,一壇酒便不見了蹤跡。

              它得把這些日子拉車的消耗,都得吃回來。

              一邊吃還一邊喊。

              “快上!快上!”

              “咋這么慢呢?”

              公輸兄弟緊張兮兮的站在包廂門口,驢大將軍還假意邀請。

              “你們倆怎么看著?坐下來一起吃啊!”

              公輸兄弟立刻擺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兄弟二人不餓!”

              “不餓!”

              兩人扭頭則小聲嘀咕著。

              “這都第三桌了。”

              “全是最貴的啊!”

              弟弟公輸德心疼至極:“酒都喝了十六壇了,這得多少銀子。”

              兄長公輸道雖然肉疼,但是卻說道:“破財免災!破財免災!”

              看著驢大將軍吃好喝好,好似真的沒記仇。

              兩人終于安下心來。

              “驢爺爺您放心吃,后面還有。”

              “等會還有點心,酒也都裝好了。”

              吃飽喝足,又吃又拿。

              還打包了一推車酒和幾只燒鴨一堆點心,讓公輸兄弟二人推著行走在路上。

              驢大將軍醉意醺醺,走路都呈現八字形了。

              一進院門口,便看見了那巨大的機關飛鶴。

              “這木頭架子還沒壞呢?能飛嗎?”驢大將軍瞪著個大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玩物。

              上一次看到二人開著這東西,一路超過云妖狂飆而去,它就對此物非常感興趣了。

              一說起機關術,兄弟二人的話匣子立刻就打開了。

              那是一個喋喋不休。

              公輸德:“當然能飛,而且飛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公輸道:“那是,如今我們這機關飛鶴改良之后,不僅僅能飛上天,還能夠控制高度、轉向、加速、減速、降落。”

              公輸德更是詳細介紹起了自己的不凡之處:“在原本老祖宗留下的機關飛鶴之上,我們更是添加和改良了……”

              二人自賣自夸之時,卻發現,身前的驢大將軍不見了。

              “誒?哪去了?

              兩人正在沉浸吹噓自己機關術之強悍之時,醉醺醺的驢大將軍已經鉆到了機關飛鶴的駕槽里面去了,

              兩人看著驢大將軍坐在機關飛鶴上,四處扒弄,頓時感覺到了不妙。

              “你們這木頭鶴太有問題了。”

              “這下面怎么有個棍子杵著,好生咯吱本大將軍。”

              二人驚呼:“驢爺爺,萬萬使不得。”

              話出口,已經遲了。

              驢子已經一腳將那把手推了上去。

              機關飛鶴振翅而起,轟隆一下將屋檐上的瓦礫掀翻一片。

              兄弟二人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機關飛鶴上了天。

              而開著機關飛鶴的,是一頭驢子。

              狂風迎面而來,驢大將軍豎起了耳朵,酒一下子醒了一般,興奮至極。

              “嘎嘎嘎嘎!”

              “本驢大將軍還挺有天分的嘛?竟然一學就會?”

              天空之中傳來了驢大將軍那標志性大笑聲和公鴨嗓。

              公輸德則哀嚎不已:“我的機關飛鶴……”

              街道之上,不少人也抬起頭,看著那機關飛鶴飛天遠去。

              卻沒有人覺得奇怪,或者說是已經見過了太多次這種場面,已經見怪不怪了。

              “公輸兄弟又上天了。”

              “嘖嘖!這飛上天的木鶴還真的能造出來,這公輸兄弟看起來真的將老祖宗的機關術發揚道極致了。”

              街道上的人連連夸贊,此刻他們夸贊的人,卻急急忙忙的沿著街道跑了過來,朝著機關飛鶴遠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眾人驚訝的看著瘋狂奔跑的兄弟二人:“那不就是公輸兄弟嗎?”

              再看看遠去的機關飛鶴:“?”

              眾人面面相覷:“那機關飛鶴上的是什么?”

              兄弟二人哀嚎嘶吼的追著機關飛鶴遠去。

              此刻坐在機關飛鶴上驢大將軍先是興奮的擺弄,然后操控者機關飛鶴飛來飛去,一時拉得老高,一時又俯沖而下。

              驢大將軍興奮至極:“我驢大將軍當真是個天才呀!”

              “學啥會啥!”

              但是,它很快碰上了上一次鶴公輸兄弟一般的問題。

              上了天,該如何將落。

              驢大將軍慌張的左擺弄又擺弄,最后發現,機關飛鶴發出一聲轟響,然后木頭開裂了。

              公輸兄弟一路看著天上的動靜追蹤而來,最后看著天盡頭的機關飛鶴崩解。

              最后連機關飛鶴帶驢子,一下子從天上墜落下來。

              而墜落的方向,正好是諸子學宮。

              公輸兄弟的臉色一下子煞白。

              ———————-

              諸子學宮,求索殿。

              浩瀚如海的書籍,傳承千年的古簡,人族數千年的興衰榮辱,仿佛都放置在了這里。

              殿前有一棵巨大的梔子花樹,高過屋頂。

              滿樹花香,沁入殿內。

              因為學宮筑于高臺之上,坐在樹上可以看到整個文承郡的景色,更能夠看到界河兩岸的早間家家戶戶洗衣打水的場景。

              空塵道君換上了一身光潔如雪的白袍坐在了古老的梔子花樹上,手中拿著青玉書簡,在感受著其和整座諸子學宮之間的聯系和變化。

              此刻,天空之上的云層之中,卻出現了動靜。

              有一物一驢從天而降,朝著諸子學宮而來。

              “呀呀呀呀!”那驢子發出怪叫驚呼,四蹄亂伸出,準備跌落距離地面不遠后再噴火飛起來,便可順利著陸。

              但是在那之前。

              空塵子抬手云霞起,已經抓住了驢子和墜落下來的機關飛鶴殘骸。

              驢子知曉自己這下創下了禍,心中慌慌不知道老爺該如何懲罰它。

              還沒來得及辯解,一條繩子就拴在了它身上,將其綁得嚴嚴實實,掛在了樹上。

              公輸兄弟匆匆趕到諸子學宮之時,整個諸子學宮的人都被那剛剛的動靜驚動了。

              求索殿的幾重高墻大院之外,中庭的院落之內,所有人都全部到場,發出各種聲音。

              眾人之前就已經看到了那機關飛鶴,就已經知道必定和公輸兄弟有關。

              此刻看到公輸兄弟前來,學宮祭酒更是表情凝重。

              “你二人怎么回事?這機關飛鶴怎么從天山掉落下來了?還落到了求索殿上?”

              二人還來不及開口,便被學宮祭酒催促。

              “不要說了。”

              “你二人,還不快快進去給空塵道君磕頭認錯。”

              二人匆匆走入求索殿,還沒看到人,就看到了自己的機關飛鶴。

              那機關飛鶴的殘骸,已經散落化為了一團,落在了求索殿前。

              而剛剛還作妖的驢大將軍,此刻已經被一根繩子綁著,掛在了樹枝之上,看上去一動不能動彈。

              兄弟二人你推我攘,二人都想讓對方走在前面,跌跌撞撞的來到了空塵道君面前。

              “還請空塵道君贖罪。”

              空塵道君仿佛早已知曉了前因后果。

              “我這驢兒奸滑憊懶,不知輕重。”

              “你二人莫要陪著它戲耍胡鬧。”

              “日后它若是再敢作妖,你二人便前來告之于我。”

              一句話,此事便過去了。

              公輸兄弟二人也松了口氣,機關飛鶴沒了還可以再造,若是惡了空塵道君,那真是天都要塌了。

              公輸兄弟連忙說道。

              “驢爺爺只是好奇我二人的機關飛鶴,只是操作不當,才至于此。”

              “也管我二人沒有提前說明白。”

              空塵道君接著看向了那機關飛鶴,雖然說欣賞,但是卻感覺還不夠。

              “機關飛鶴雖然精妙巧絕,但始終不過是奇淫巧技。”

              “用之于民為巧,不能用之于民便為拙。”

              “你二人可有心將這機關之術和香火鬼神之道融為一體,真正發揚光大,化為便于天下萬民之技?”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