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顧少的掌上嬌妻-> 第二百四十七章 病痛纏身

          第二百四十七章 病痛纏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緊緊的捏了捏手機,顧奕開口說道,“語嫣回去了,我今天早上剛剛送她去機場。”

              顧琛聽到這話也沒有過多的反應,只是輕嗯了一聲,示意自己知道了。

              現在的聞語嫣在顧奕心里面,和一個陌生人相比,沒有任何的區別。

              聽到這一聲淡漠的回應,顧奕像是被狠狠地堵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此時醫院里面的女孩為了接近顧琛,決心將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而顧琛對于她的離開也沒有過多的表示。

              顧奕突然間覺得事實是如此的無常以及可笑,掛掉了電話,他坐在車里面,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在敲定好方案以及手術時間之后,聞語嫣便興致沖沖地在整容醫院里面住下了。

              而另一邊,此時真正的殷凝又在哪里呢?

              一間豪華的房間里面,偌大的床上躺著一個女孩,女孩的臉上毫無血色,兩頰凹陷,顯然精神狀態不太好。

              寬大的袖口下面是一雙瘦弱的手臂,已經有幾分皮包骨頭的意思。

              這時,冷澤止從門外端著一碗湯藥緩緩地走了進來,他淡漠的眼神里面滿是緊張。

              殷凝在病床上已經躺了足足快有兩周時間,自從那次從墓園里面淋雨之后,殷凝回到冷澤止家里面便高燒不止。

              冷澤止連忙請了自己的家庭醫生,一位中醫,為殷凝診斷,便一直開著藥,每天熬好了送到她的房間里。

              原本,冷澤止計劃著,將女孩帶到別墅里之后,便送女孩出國,但是現在看來確實沒有這個機會了。

              嘆了一口氣,就是在心里面不斷的祈求著女孩快點從連綿不斷的病痛之中恢復過來。

              將湯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冷澤止輕聲地呼喚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凝凝……起來喝藥了。”

              躺在病床上的殷凝在聽到這句話時,下意識的皺起了眉毛,那黑乎乎的難聞的味道的湯藥,要再一次關進自己的嘴里,一想到這件事情便讓殷凝感覺到頭疼。

              苦著臉,在冷澤止想要捏著自己的鼻子,將自己憋醒的前一刻,殷凝終于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殷凝的眼神里面透著幾分哀怨,她有些不理解眼前的冷澤止為什么總是那么固執?明明自己說了,自己的身體已經在慢慢恢復了,卻還要逼著自己天天和那些湯藥。

              冷澤止將殷凝身后的枕頭貼心的替她扶好,讓殷凝靠在枕頭上。

              殷凝抬眼看向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又一次的不厭其煩的說道,“我已經說了我好了,你能不能不要讓我喝這個了……”

              殷凝從小便討厭吃藥,就連顆粒的沖劑都難以下咽,更別說是這帶著濃濃苦味的中藥。

              眼前的冷澤止眼神中劃過一絲笑意,他最喜歡的就是看到女孩現在的這副樣子,“不行,這已經是你第三十二次跟我提這個要求了,而我也已經是第三十二次不厭其煩的回答你,不行!”

              其實,冷澤止中途有一次松了口,答應殷凝下午不喝湯藥,然而,當天晚上,殷凝便深夜咳血,這一幕,可嚇壞了冷澤止,再也不敢縱容著女孩。

              癟著嘴,殷凝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只好捏著鼻子猛然地將湯藥灌進自己的嘴里面,接著一股濃濃的苦味便順著舌尖傳到自己的天靈蓋,讓殷凝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

              看到女孩這樣痛苦的樣子曲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從一旁拿起了一粒蜜餞,塞到了殷凝的嘴里。

              就在殷凝被那濃濃的苦味激的反胃想要吐出來的那一刻,突然間,她感覺自己的舌尖一涼,接著傳來一股濃濃的甜意,總算是壓住了那種讓她反胃的味道。

              憤憤不平地嚼著嘴里的蜜餞,殷凝好像是將蜜餞當成了眼前的男人一樣。

              看著女孩總算是將要喝下去,冷澤止的眉眼彎彎,輕笑出聲。

              兩個人在近期的相處之中,打打鬧鬧著,倒多了幾分與前段時間不同的親昵。

              看著眼前的女孩生動可愛的樣子,冷澤止感覺到十分的心動。

              然而,冷澤止還是沒有忘記問那個最關鍵的問題,“等這段時間你的身體恢復了,還想走嗎?”

              聽到這話,殷凝沉默了下去,低垂下了眼眸,在這段時間里,在侄子的陪伴下,殷凝已經漸漸的從失去母親的陰影之中走了出來,但是在她的心底深處,還是無法原諒顧琛當初自私的行為。

              看到女孩突然間目光暗淡下去的樣子,冷澤止意識到自己問錯了問題,“要是不想回答就別回答了……”

              殷凝自嘲的笑了笑,“哪有什么問錯了……我現在還沒有想好,等到身體恢復好了再說吧。”

              接著,殷凝便看向了窗外,其實她還是有些舍不得這座城市,這座城市承載了她太多的歡笑以及淚水,而且顧煙爾如今還在A市里,她又怎么舍得拋下那個小小的軟團子,一個人離開。

              殷凝的眼神里面寫滿了愁緒,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窗外,不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冷澤止低垂下眼眸,將湯藥的碗收好了之后,便緩緩地走出了門外,他知道現在要將空間留給殷凝,讓她一個人慢慢的思考。

              坐在床上,殷凝突然間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該何去何從,她自嘲的笑了笑,覺得自己的人生還真的是失敗呢。

              一周后,顧家內。

              因為是一個周末時間,所以顧琛難得的清閑,自從殷凝離開自己之后,顧琛總覺得自己好像不會笑了。

              他低垂下眼眸,眼神里面多了幾分別人看不懂的情緒,這些天里面一直都是顧琛一直親力親為的照顧著顧煙爾,而顧煙爾也明顯的和顧琛親昵了起來。

              顧煙爾嬌嬌軟軟的,喜歡撲在顧琛的懷里面,奶聲奶氣的叫著他,“爸爸……爸爸……”

              顧琛的心總是被顧煙爾一聲一聲的呼喚叫的有些發軟,顧煙爾越長大越像殷凝,她總能將顧琛的心思又一次的勾到對殷凝的思念之中。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