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玄幻魔法 -> 狼嘯游龍-> 第四五五章 林家來人

          第四五五章 林家來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葉恒目送這支醉酒大軍離去,神情非常的復雜。他的臉色因連日過度飲酒而變的蒼白憔悴,他的雙眼卻如一雙寶石,明亮如星,神采奕奕。

              “清霜,修然說你們林家來人了,耽擱了三天,今天我去見一見,你要不要一起去?”葉恒忽然對身邊的林清霜說道。

              “什么你們,是我們!”林清霜強調道。

              “對,是我們!那什么,萬一你懷上了我們的孩子,會不會因為我喝了那么多酒,一出生就是個小酒蒙子?”葉恒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還說,都怪你!”林清霜狠狠地擰著葉恒的腰間,嗔怒道。

              “怪我怪我怪我,嘶!你輕點兒,真的很疼!”葉恒求饒道。

              “你放心吧,我們很快就要打仗,這個時候我確實不適合懷孕。”林清霜有些惋惜的說道。

              “怎么回事?明明……你身體是不是有病?”葉恒緊張的問道。

              “你才有病!”林清霜風情萬種的白了葉恒一眼。

              葉恒不解的看著林清霜,林清霜俏臉紅透,悄聲說道:“不是還有姐姐嘛,她說她的身體被陽毒侵蝕過,很可能懷不上孩子,所以……”

              “不是吧!我…..”葉恒瞪大眼睛指了指林清霜,又指了指藍嘉月。

              林清霜一把抓住葉恒的手,并捂上了他的嘴,忙道:“還說!”

              “我要給孩子們上課去了!”藍嘉月丟下一句話,一轉身一路小跑著離開,實在不好意思繼續呆在二人旁邊,因為,有的事情,做的說不的。

              “我們走吧,林家這個時候派人來,恐怕事情不尋常!我已經耽擱了三天,千萬別誤了大事!”葉恒對林清霜說道。

              二人來到接待林家來客的清云閣,終于見到林修然所說的林家來人。此人是一個遭老頭子,身材矮小,不修邊幅,手里拿著一支又長又大的煙槍,此時正蹲在打開的窗戶上吞云吐霧,盯著車水馬龍的大街呆呆的出神。

              葉恒看到此人后,心中不由的一震!這個枯瘦的老頭看似孱弱,風一吹就會被吹走一般,但他獨立窗口卻給人一種穩如磐石的沉穩感,整個人就如一張拉來的滿弓,隨時都會爆發,若是出手,必然是雷霆一擊!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他用兩只腳尖支撐著身體,上身放松,雙腿卻像壓到底的彈簧,隨時可以電射而出。

              “九爺爺,是您來了!”林清霜一見到老者,歡呼一聲便撲了過去,雀躍之情溢于言表!

              “清霜啊,你怎么也來平城了?”林老輕巧的躍下窗戶,滿臉笑意的問道。

              “我隨戰神團一起來的呀!葉恒,來,見過九爺爺!”林清霜活躍的介紹道。

              “九爺爺好!”葉恒非常恭敬的問好。

              “嗯,小伙子不錯!來,坐坐坐!”林老把二人讓到桌旁,請他們坐下,自己則跳上椅子蹲在上面。

              林清霜對此顯然見怪不見,繼續與林老歡快的聊著,葉恒很難插話,在一旁默默的聽著。

              “清霜,我此次是奉家主之命前來找葉恒的,本來有秘事相商,既然你來了,就一起聽聽吧。”林老與林清霜寒暄一會兒,言歸正傳道。

              “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回避一下。”林清霜善解人意的說道。

              “不必!”兩個男人同時說道,顯然他們都沒有把林清霜當外人。

              “九爺爺,有什么事情你就說吧!”林清霜催促道。

              “事情是這樣,應天帝國在定江南岸大量屯兵的事情想必你們都知道,而且從定江上游出兵,打下了順天帝國的兩個州。這兩個州又與古平州接壤,他推測你們之間近期必然會有一戰,所以差老夫前來,與葉恒相商相關事宜。”林老道明來意。

              “不知道岳丈是何意思?”葉恒問道。

              葉恒非常自然一聲“岳丈”,令林老和林清霜心中同時一暖,林清霜悄悄的將纖手送到葉恒手里,由他握著;林老掏出煙葉,放在煙袋鍋中,點燃后非常陶醉的吸了一口。

              “其實應天帝國出兵北上之事本非皇室本意,此事說來話長......”林老悠悠說道,將應天帝國出兵的緣由說給二人,葉恒沒想到背后還有這么多隱情。

              “岳丈的意思是,應天帝國的這一切行動,都是江南陳家在操縱?”葉恒皺眉說道。

              “不錯。這些年陳家在應天帝國的權力越來越大,此時對順天帝國出兵,怕是另有目的。當然,也有你的原因!”林老點頭說道。

              “與我有什么關系?”葉恒不解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在大陸精英賽上的表現太過搶眼,把原本屬于陳天昊的風頭都搶了去,令江南學院及很多民眾對陳家非常不滿。而皇家在比賽中又發現了趙博遠這么一個可造之才,有擺脫陳家全力培養趙博遠的跡象,陳家不甘心他們的影響力下降,于是發動了戰事。”林老解釋道。

              “這個理由雖然說的過去,但我怎么覺的陳家不會因此而大動干戈呢?”葉恒搖頭說道。

              “我只是說有你的原因,又不是主要原因。”林老笑道,“有些事情家主還在調查,此次順天帝國烽煙四起,同時發生戰亂,事情必定不會那么簡單。”

              林老在林家的地位非常特殊,若非如此,如此重要的事情林聞書怎么可能拜托他親自出馬,若非絕對的信任,怎么可能知道如此多的隱秘?林清霜北上英雄武院學習之前,他就是林家統領整個北方事務的首領,葉恒初到永安城時安身的廣仁鐵匠鋪的老板就是他的手下。而朱廣仁現在幫葉恒打理酒廠,星汾醉在他的一系列操作下,火遍整個天運大陸,只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朱廣仁并非泛泛之輩。強將手下無弱兵,由彼及此,可以推斷出林老更是世外高人!林老這些話雖然是借家主之名說出來的,未必就是不他自己的想法。

              “我們也是如此猜測的,我推測這些行動的背后有一股未知的,卻非常強大的勢力在操縱。實不相瞞,我覺的歐陽云慶就是這股勢力中的重要一員,如果再加上江南的陳家,只憑這兩家就可以攪動風云,我們不得不防啊!”葉恒心有余悸的說道。

              “正是如此,這也是我此次前來的原因!好小子,沒想到你已經心中有數,看來家主的擔心是多余的,你比他想像的還要機警。”林老大笑道,不由的又美美地吸了一口煙。

              “不過你目前的難題是如何打好與相臨兩州的這一戰,這一戰如果謀劃得當,順天帝國亂戰之局可迎刃而解;若是出錯,整個大陸必然會陷入長常的戰亂之中。家主怕你出錯,特意為你想了幾條計策。”林老神色莊重的說道。

              “多謝岳丈關懷,不知是何計策,還請林老示下!”葉恒恭敬道。

              “葉恒,依你們現在的實力,如果出兵攻打臨漢州或者泉壽州,你覺的勝率能有多少?”林老不答反問道。

              “恕小子狂妄,無論打哪一州,至少有七成勝算!”葉恒自信的說道。

              林老深深的點頭,說道:“以我這幾日的觀察來看,你們平城的實力非同小可,再加上阮鴻風親自坐鎮,以及戰神團的鼎力相助,七成勝算你說的太保守,我覺的是十拿九穩!”

              林清霜點評道:“應天帝國的軍隊遠道而來,立足未穩,民心相悖。如果我們雷霆出擊,確實可以迅速收復失地。”

              林老眼中并無變化,看向葉恒,微笑道:“你覺的呢?”

              “阮將軍一代名將,深懂用兵之道,再加上各方精銳相住,我覺的收復失地不在話下。”葉恒如實說道。

              “若是如此,隱憂甚大!”林老唏噓道。

              “林老何出此言?只要我們收復了失地,就可以揮兵東進,集優勢兵力于定江之北,與應天帝國或相持、或決一雌雄,主動權就握在了我們的手里,怎么會有隱憂?”葉恒不解道。

              林清霜那么聰慧的女子同樣沒有明白林老的意思,頓時引起了她的好奇心,緊盯著林老等待著他的答案。

              林老深吸了一口煙,一撮煙絲在煙袋鍋里忽然變的明亮起來,忽而漸漸暗淡下去。緩緩地將煙霧吞出,林老這才說道:“你們二人對現在應天帝國的情況不太了解,所以才不明白其中的微妙之處。如果你們能對現今整個大陸的形勢了若指掌,也就會明白我為什么要這么說。”

              “還講林老為我解惑!”葉恒施禮道。

              “哎呀九爺爺,您就別賣關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林清霜搖著林老撒嬌道,那小女孩一般的模樣令一旁的葉恒大開眼界!林清霜給他的印象一向是溫文爾雅、端莊大方,大家族出身的貴族氣息非常濃厚,聰慧、睿智、知性、高雅,從來沒有展現出小女孩般活潑可愛的一面。

              “好好好,別著急,聽我慢慢講來!”林老把煙袋鍋里的煙灰磕出去,大煙鍋在手中一轉插入腰中,清了清嗓子說道,“其實應天帝國的皇室并不是很想與順天帝國開戰,所以最初之是在定州南岸集結兵力,卻一直沒有開戰。錯就錯在陳家動用自己的力量,強行過江先后打下了泉壽州和臨漢州!”

              “攻城拔寨,建功立業,這不是好事嗎,怎么反而是做錯了?”葉恒不解的問道。

              “如果是皇室控制的軍隊拿下了兩州自然是好事,可建立功勛的是受陳家調遣的軍隊,你們覺的皇室會怎么想?表面上必然會對陳家歌功頌德,甚至加官進爵,但是,趙氏皇族的內心會怎么想?會不會對陳家產生警覺,甚至處處提防?陳家無論怎么說都是龍門榜上的大勢力,如果再與軍方產生親密的關系,甚至繞過朝廷直接發兵,敗了還好些,皇室的擔心會少一些;現在連戰連捷,如此強大的軍力,完全不受皇家控制,猶如臥榻之旁睡了一只猛獸,誰能保證它不會暴起傷人,皇族能睡的安心嗎?這是原因之一。”林老解釋道。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現在把一只虎相伴在君王身側,就算虎無傷君心,君必然要有防虎意!如此說來,攻打泉壽州與臨漢州的應天軍隊聽命于陳家,他們越強大,趙室皇族確實越擔心。可是,這與我們是否取勝又有什么關系呢?”葉恒還是沒想明白其中的關聯,虛心求教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