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重返2008年->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人畜無害老實本分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人畜無害老實本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蕭曉雖然長不高,但還挺可愛的,只要有顏值,長得矮也一樣有人喜歡。

              而且身材嬌小在特殊愛好的人眼里還是加分項目。

              反之,如果長得不好,當主播還得給自己貼個圖。

              萬一不小心暴露了,粉絲都要嚇跑。

              這是個看臉的世界。

              和蕭曉一起吃了一頓晚飯,李達便收到了龍雅發來的短信。

              因為李達覺得龍雅還要照顧龍昊,一般比較忙,所以只讓她送了飯就可以離開了。

              這會兒忽然來短信,應該是有其他的事情。

              果然,龍雅是告訴他,劉友良的老婆和兒子,想要和他談談。

              李達回復道:“可以談,讓他們等到晚上九點,你自己注意安全。”

              李達覺得劉友良的老婆和兒子既然是想談,應該不會再做出格的事情,但萬一對方腦子不好使呢?

              所以李達還是叮囑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

              龍雅收到李達的短信,感覺有點怪怪的。

              她可不是什么柔弱的女子,小時候因為沒了爹,有些人就喜歡欺負他們這種沒有依靠的人,龍雅就靠著自己一雙拳頭,但凡敢招惹她和龍昊的,都被打得哭爹喊娘。

              被打的人,也不是沒有家長找麻煩,但龍春華更加潑辣,手上也是有點功夫的,跟男人打架她都不慫,自然沒有讓龍雅和龍昊吃過虧。

              在這樣條件下長大的龍雅,可不是什么秀氣的姑娘,只是現在成了大人,一般不怎么和人動手,沒想到,在李達眼里,她居然是個柔弱女子嗎?

              一直以來都是她在照顧別人,這種被別人呵護的感覺,她也只在李達這里感受到了。

              好像……

              從他們認識開始,就一直是李達在照顧她,即便那時候自己做為帶隊老師,都是受李達的照顧。

              龍雅想到這里,忽然笑出了聲。

              “你在笑什么?”

              看到龍雅的笑容,劉友良的兒子劉超眼睛有些直,但劉友良的老婆周莉卻是鐵青著臉,一副不爽的樣子。

              現在他們當然是著急上火,劉友良進局子去了,劉超也問了朋友,這涉案金額實在太大,量刑已經是十年起步了。

              這種情況下,不可能全身而退,只能說主動交換贓款,并獲得受害人原諒,才能獲得減刑。

              減刑能減多少,這個就不知道了,總之,根據情節輕重,法官會看情況處理的。

              所以周莉和劉超,其實是來要諒解書的。

              但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些人的腦回路和正常人就是不一樣。

              明明他們是來求原諒的,結果卻是怒氣沖沖,倒像是龍雅必須要給他們出諒解書,不然,他們很生氣,還要跟她吵一架。

              求人都沒有求人的樣子,態度也不端正。

              這種人通常是習慣性地以為自己就是世界的核心,以為所有人都必須要讓著自己。

              這種人其實挺多的。

              也只有社會可以教他們做人了。

              “我笑什么,也不關你們的事吧,你們要談,可以,今晚九點以后有時間。”

              龍雅對這兩個人就冷下臉來了,周莉卻是大聲道:“你開什么玩笑,我們的時間不要錢啊?快點給我們把諒解書出了,我們把錢還你,否則,別怪我們不給錢。”

              龍雅聽著這睿智的發言,這次是被逗笑了。

              “嗯,隨你們,你們可以不等。不過我友情提示一下,你們敲詐走的錢,本來就不屬于你們,你們并沒有支配這筆錢的權利。”

              龍雅說完,起身走人,她并不打算和他們在這里一起等下去。

              “誒,小雅,有話好說。”

              劉超才是讀過書的人,知道這個事情的確是這樣,他又不是法盲,但周莉這個脾氣,他也管不了。

              當然,他也是有著讓周莉來嚇唬一下龍雅的想法。

              誰知,龍雅也不是什么電視劇里常見的傻白甜女主,被人嚇唬一下,就只知道哭,等著男主來救場。

              現在看龍雅要走,他才出面來想緩和一下氣氛,他伸出手朝龍雅的手抓去,試圖阻攔龍雅離開,也是想著趁機拉一下龍雅的手。

              龍雅的手很好看,白凈修長,指節如白玉一般,加上這雙手可是一個漂亮女孩子的,也有額外加分。

              劉超是這么想的,然而,在碰到龍雅的手之前,龍雅的反應更加敏捷,左手撥開,右手出拳,一拳打得劉超跌回了座位上,腦瓜子還嗡嗡作響,眼前好像看到金色的小星星在一閃一閃放光明。

              龍雅已經留手了。

              “你敢打我兒子!”

              周莉大呼小叫,引起了茶樓里的人的關注,本來喝茶的地方都是很安靜的。

              眼看吸引了別人的關注,周莉也朝著龍雅沖了過去,揚起手要打龍雅的耳光,龍雅頭輕輕一晃便躲過去了,反手一巴掌扇在周莉臉上,周莉有些懵,看著龍雅,愣了一下,問道:“你打我?”

              “嗯。”

              龍雅淡定回復。

              “我要報警抓你。”

              “嗯。”

              龍雅本來要走的,又坐回去了。

              周莉還真拿出手機準備報警了,劉超這才過來阻止她。

              “你是想讓爸牢底坐穿嗎?”

              真要報警,且不說這種打架斗毆,一般是各打五十大板,他們這個行為在敲詐勒索案里面,可能會加重情節。

              被告家屬試圖強迫被害人簽署諒解書?

              你們這不是在挑釁法律的權威?

              反手給你的量刑來個超級加倍。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你們冷靜下來,再看要不要接著談,時間只有今晚九點,過時不候。”

              龍雅見兩人沒有報警的打算,就提前走了。

              出了茶樓,她又不禁揉了揉手。

              嗯,有點手癢,還沒打夠。

              連續幾天的陰云,龍雅的心情并不怎么好,剛才跟人打一架,心里舒服多了。

              可惜的就是自己還是怕惹出更大的麻煩,不敢全力出手,輕飄飄的,打得一點都不過癮。

              沒有完全發泄出來。

              活動了一下之后,龍雅還是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匯報給了李達,也說了自己打人的事情。

              “我知道了,呆會我給你出氣。”

              李達的回復出乎龍雅的意料,她只是想說自己打人了,會不會有麻煩。

              沒想到李達完全沒有在意這些,反倒說要給她出氣。

              其實,她又沒有受委屈。

              不過,李達這么說,她還挺開心的。

              李達要等九點,并不是他故意想要折騰人。

              只是高三的晚自習,走讀生最早也要九點才能走。

              寄宿生都是上到十點之后的。

              劉超和周莉最后還是妥協了,約了李達九點以后見面。

              但李達又磨蹭到了九點半才露面。

              還穿著校服,李達也沒換,直接就背著書包來見兩個人了。

              劉超都驚了,這……

              高中生?

              周莉卻是覺得李達還是個孩子,好欺負,又擺起了臉色。

              所以說,有些人大概真的是智商有問題。

              “就是你害得我老公要坐牢?小小年紀,怎么就這么壞呢?”

              李達沒有理她,而是看向了劉超,和智商不正常的人是沒法交流的,說了也白說,李達沒那個心思跟人吵架。

              畢竟他是儒雅隨和的人。

              “我懷疑你媽這里有問題。”

              李達指著腦袋,對劉超說道。

              劉超:“……”

              這剛見面就口吐芬芳?

              “你說誰腦子有問題,小破孩子,有爹生沒娘教的……”

              “抽她!”

              龍雅早就看不下去了,聽到李達下達指令,兩巴掌直接呼周莉臉上了。

              物理冷靜。

              “你們太囂張了!”

              劉超看著自己的老娘被打,也想動手了,但想起剛才被龍雅一拳KO,又不敢亂來了。

              “這是幫你媽清醒一下,這是治病,不是毆打。”

              我tm信你個鬼。

              劉超在心里罵娘,卻也無可奈何,打又打不過,又有求于人,只能忍了。

              也是他媽的脾氣太暴躁,在家里蠻橫慣了,以前沒有人和她計較,現在碰到硬茬子,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好了,先讓患者休息一下,如果病發的話,再進行下一個療程。”

              李達一副主治醫生的態度對龍雅說道,龍雅這才收手。

              劉超無力吐槽,忍著心里的憋屈,道:“怎樣你才肯放過我們?”

              “我有不放過你們嗎?是你們要找我談的,你的父親才是犯了錯的人,他利用了我的天真,我的無邪,利用了龍雅對弟弟的關心,從我這里敲詐走了四十萬,我才是受害者,為什么你還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我聽著你的話我都覺得嚇得渾身發冷,我已經受到了一次迫害了,你們家屬也不放過我,還真是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李達一臉認真地說道,劉超頓時頭皮發麻。

              他其實沒有感覺到什么,就是聽著這些話,忽然就有些害怕起來了。

              再一看李達身上的校服……

              臥槽,才想起這特么還是個高中生。

              這小子成年了沒有啊?

              針對未成年的犯罪,好像要從嚴從重處罰吧?

              而且,李達如果咬死了他不是在談條件,而是在迫害的話,那這件事的性質也變了。

              “你知道怕了你就趕緊簽諒解書。”

              物理冷靜過的周莉大概是聽到李達嚇得全身發冷,有些得意,又開始發病了。

              這次換劉超一巴掌呼她腦門上了。

              為什么他媽能這么蠢。

              你哪里看出李達怕了的?

              冷的發抖的是你的兒子好不好!

              他仿佛看到自己一家都被李達玩弄得家破人亡的場景,要是李達去指控作為家屬的他威脅受害人,那他也要惹一身麻煩,說不定工作都要丟掉。

              沒了工作,老婆孩子說不定就要跟別人跑了……

              什么豬隊友,早知道就不帶她過來的。

              “你可真是不孝,連你媽都打。”

              李達看到劉超都動起手來了,知道這人心態已經不穩了。

              太菜了。

              黑鐵級別都不夠的選手,不配和我對線。

              “夠了,你說條件吧,要錢,還是要什么?”

              劉超悄咪咪打開了錄音。

              如果能讓李達露出破綻,那就再好不過了。

              “我不要你們做什么,如果你們能停止對我們的迫害就好了,我們都是老實人,只想過平靜的生活。你們太可怕了,我心里都留下了深刻的陰影。”

              李達一副老實學生的樣子。

              劉超一頭黑線。

              我哪里迫害你們了?

              你能來求一下我的心理陰影面積嗎?

              龍雅全程沒有說話,默默憋笑。

              李達真的是太壞了,特別是裝可憐,可謂出神入化。

              “我們把錢還給你們,算我求你了,我爸年紀也大了,受不了勞役之苦。”

              劉超低頭認錯,但錄音還是開著的。

              太年輕了,居然想錄音。

              李達一開始就是假設他開了錄音的。

              不管有沒有開,李達反正是不會亂說話的。

              “求人的話,還開錄音,也不是求人的態度啊。”

              李達隨便詐了一下,劉超心里一驚。

              居然被發現了。

              他只好拿出了手機,當著李達的面,關了錄音。

              李達也無所謂,就算你關了,我也不會亂說不該說的話。

              “其實我們真的是人畜無害,與世無爭,但是,我還是很害怕你們報復我的,畢竟我只是個孩子。”

              劉超:“……”

              別說了,我已經怕了。

              “不過,你說的也是,你父親畢竟是年紀大了,雖然還是喜歡在外面風流快活,畢竟也上了年紀。諒解書,我可以給你們出,但是必須要在法院或者警方的監督下,你們將錢還給我,我才會簽字。”

              “這個沒問題。”

              劉超也沒想到李達居然這么快,這么輕易地就承諾了可以出諒解書。

              原本被李達言語弄得有些緊張的心,忽然就放松下來了。

              卻忽然聽到李達道:“不過我倒是有些奇怪,那個錢,他居然給你們了嗎?我還以為他給……呃算了算了,反正也沒證據的事情,我就不說了。”

              作為資深斷章作者,李達很知道該怎么吊人胃口。

              一切盡在套路中,劉超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只覺得李達這欲言又止的東西里面,有太多的信息量了。

              “你知道些什么?”

              周莉這回都冷靜了,她自動腦補到了一些信息。

              李達擺擺手,道:“他錢如果直接給你們了,那應該是我誤會了,看來你爸也不是喜歡風流快活的人。”

              劉超瞪大了眼睛。

              他已經知道李達想說什么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