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重返2008年-> 第四百九十二章 探監

          第四百九十二章 探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劉超并沒意識到一切只是個圈套,甚至,他對李達的情緒變化,都沒有察覺到。

              他和李達本來應該是敵對的,現在他內心卻一點沒有責怪李達的意思了。

              有個那啥癥狀來著,名字太長,李達記不清了,套路都是一個樣。

              李達先給了劉超一種不可戰勝的印象,雖然沒有那種王霸之氣,可是,李達有鈔能力。想來劉超應該是知道他有錢。

              再有,二者本來就是處于不對等的地位,劉超需要獲得李達的諒解書。自然就弱了李達一頭。

              接著,李達用很粗暴的方式對待了周莉,并且用言語再次讓劉超陷入了緊張狀態。

              在劉超已經喪失反抗心思的前提下,李達再又表示可以給諒解書。

              這情緒的起伏之間,就讓劉超的心態悄然改變了。

              他開始覺得李達真的是個好人。

              本來李達也是好人沒錯,但李達先給錢,然后報警,難免會讓人覺得李達是故意陷害。

              李達對法律也不是特別了解,也不知道這種情節會不會給自己帶來麻煩,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在演。

              反正我就不是故意的。我是受害者,老白蓮花,不粘鍋。

              你不可能證明我是故意陷害劉友良的,我也是年少無知,然后越想越氣,才去報警的,全都是劉友良太過分。

              別人或許會這么想,但劉超作為劉友良的兒子,是自然敵對的,他還想著錄音,就是朝著這方面在動心思。

              現在,劉超的心思變了,這也只是成功了第一步。

              現在說出來的話才是殺招,前面的,都只是防御階段,畢竟李達向來穩健。

              何況,不把劉超忽悠好了,自己說的他們也不會信,現在卻是對方求著自己說了。

              “行吧,那我就說吧,可能是個誤會。你爸拿了我的錢之后,跟一個女人打了電話,好像是說錢準備放她那里,我還以為是你媽呢,不過現在見了你媽,你媽聲音那么難聽,肯定不是她了。那我應該是搞錯了,你有個姐姐和妹妹吧?一般這么多錢,也只能給親近的人存著吧?”

              李達一副我知道的也不多,你弄錯了別怪我的樣子,正是因為這種自己也不太確信的態度,劉超和周莉都不淡定了。

              雖然李達損了一句周莉聲音難聽,但越是這樣,他們越覺得可信度高。

              腦補,開始了……

              首先,他們的確沒拿到那多出的錢,而且,自己的父親是什么人,劉超也不是真的一無所知。他倒是知道他有時候會亂搞,卻沒想過,他居然在外面養小三。

              至于周莉,原本就是聽風就是雨的性格,李達這個說法,相當于就是實錘了。

              一時間,周莉心態崩了,劉超也是怒火上涌,為了這點破事兒他是勞心勞力,結果錢讓他爸給了小三?

              “兩位先別激動,還是先把事情弄清楚為好,免得有什么誤會。”

              李達看似勸解,實為拱火,劉怒道:“這還調查個屁,他是個什么鬼德行,我又不是不知道,這次真的是太過分了。”

              劉超站起身來,直接走人,周莉趕緊跟上,李達又在后面喊了句:“千萬別沖動啊!”

              兩人都沒有回應,龍雅看他們走遠了,才疑惑地對李達道:“你耳朵那么好嗎?我那天怎么沒聽到?”

              “我也沒聽到。”

              李達一臉認真地說道,龍雅這才回過神來。

              ????

              你沒聽到你說得跟真的一樣?

              我都信了。

              “那你怎么說的跟真的一樣,萬一他們查出來沒什么事情呢?”

              “那就沒什么啊,我都說了是誤會了。”

              龍雅:“……”

              高手。

              這是個高手。

              龍雅服氣了。

              完全是靠嘴皮子將對方說得自亂陣腳,后面也不知道會怎么發展。

              龍雅本來是相關人員,現在直接變成吃瓜群眾了。

              “駕照開始學了嗎?”

              李達又開始關心起龍雅的學習進度了。

              “嗯,今天已經在駕校報名了,正在學習科目一。”

              “加油吧,盡快考出駕照,我以后要經常去郡沙,我的司機不會開車,那就太麻煩了。”

              李達半開玩笑地激勵著龍雅。

              龍雅不禁有些羞愧地道:“你為什么不找個會開車的啊?”

              她還是對這份工作受之有愧,但為了生活,卻無法拒絕李達的好意。

              李達能懂她的心情,笑道:“大概是因為沒有你這么好看的司機吧。”

              李達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龍雅沒有說話了。

              她有些害羞地別過了頭,明明已經二十五歲,卻像是個十五歲的小女生一樣。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龍雅認真地說道。

              “嗯嗯,盡力而為就好。”

              李達暫時對司機沒有太高的要求。

              半年內,他上課的時間還要更多一些。

              龍雅步行送李達回家之后,又自己跑步回家了,雖然已經二十五歲了,但或許是長時間的鍛煉,她的體能也沒有下降多少。

              次日,李達正常上學,龍雅帶來消息,劉超昨天晚上就找到了劉友良的小老婆,還別說,李達隨便這么一說,就猜中了。

              這當然也是概率性問題。

              李達覺得劉友良那樣的人,既然對龍雅有想法,而自己的老婆長得一般,又上了年紀,性格也不溫柔,這男人能不在外面偷吃?

              于是,李達就隨便一編,劉超還真就有本事把那個小三找出來了。

              接下來又是一地雞毛的事情。

              龍雅知道這些,是因為劉超來找她了,說是什么不求諒解書了,法院該怎么判就怎么判。

              哦豁,喜聞樂見。

              至此,這件事情差不多算是完結了。

              劉超應該不會有報復的心思,估計那么一鬧,他反倒還感謝李達呢。

              至于劉友良,這個得留意了。

              轉眼,就是半個月,李達進入了高三的快節奏學習,每天倒是吃的豐盛。

              他給了龍雅一千塊錢一個月的伙食費,龍雅還真就一點折扣都不給他打。

              李達覺得這說不定還超出了每天三十塊的額度。

              至少不包括油鹽。

              想來,龍雅也是想在這方面報答李達吧,所以每天都變著花樣做好吃的。

              龍昊明顯感受到了她的廚藝都發生了變化。

              龍雅給李達做一份,也順便給他也做一份。

              只是,龍昊只能在晚上吃到龍雅的飯。

              “姐,我怎么覺得你最近心情很好的樣子?”

              一大早,龍昊就對正在打沙袋的龍雅說道。

              “有嗎?”

              龍雅說著,用手按住了沙袋。

              “有啊,有時候你一個人還會偷偷傻笑,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還是談戀愛了?”

              “別亂說,好好學習就行了,想那么多亂七八糟的干嘛!”

              龍雅面色一變,訓斥了龍昊一句。

              龍昊癟了癟嘴,略有些沮喪。

              在不到半年之前,他才是那個喜歡撒氣的不懂事的少年,后來經歷了那么多,他倒是老實了,知道龍雅很辛苦,有時候很想和她談談心,緩解一下她的壓力,卻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今天算是他的一次勇敢的嘗試,結果還被兇了。

              怎么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啊……

              誒,不對,惱羞成怒?

              龍昊仿佛意識到了什么。

              “那個,李達沒有對你做什么吧!”

              龍昊很緊張地對龍雅說道。

              他倒是知道李達雇傭了龍雅,也對他們幫助了很多,但是,一想到李達占有了他的姐姐……

              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說……

              心理上已經接受一半了,卻沒辦法坦然接受。

              “你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趕緊吃了飯去上課,少廢話。”

              龍雅臉色通紅地說道。

              龍昊:“……”

              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

              等龍昊走了,龍雅才用雙手拍拍自己的臉頰,感覺手有些冰涼。

              其實也不是手涼,而是她的臉太燙了。

              龍昊果然是不省心,就知道氣她。

              不過,她真的有偷偷傻笑嗎?

              龍雅去洗了把臉,停止了早上的訓練,又去拿起菜譜看了起來。

              “嗯,這個菜沒給李達做過,他喜歡吃辣的,還有肉,這個應該會喜歡。”

              龍雅的日常大概就是如此。

              早上起來打拳,鍛煉身體,給龍昊做飯,然后看一會菜譜,出去練車順便買菜回來,才兩周,她已經可以考科目三了。

              科目一和二都是一把過。

              科目三感覺也沒什么難度,她很快就能拿到證了。

              周六的時候李達去郡沙,還是坐的大巴,龍雅還挺慚愧的,當時她心里就暗暗決定,下次李達去郡沙,她一定要親自開車。

              確定好今天的菜單之后,龍雅就出門了。

              不過,她今天沒有去練車。

              她決定去探視龍春華。

              明天,龍春華就要被帶到郡沙去了。

              龍春華犯罪事實清楚,證據還算是確鑿,本人也承認了犯罪,但是審判她,只能是從中級人民法院開始,縣級法院無法審理,只能轉到郡沙去了。

              其實前一段時間就要轉走了,但因為龍春華本來就有病,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龍雅也默默關注著進度,直到今天,才得到了一次探視的機會。

              之前在醫院,龍雅也可以想辦法去,但是她心里還是有個坎過不去。

              但隨著時間過去,明天就到了龍春華轉去郡沙的時候了,她覺得,自己應該去和她見一面。

              朝著看守所前進,龍雅也不斷地調整著自己的心情。

              還有,自己想和龍春華說的話,她也一遍遍地在心里演練著。

              只是,當隔著鐵窗,看著龍春華戴著手銬,龍雅發現預演的那些說辭,都說不出來,腦子里很混亂,有很多想說的,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鼻子不知覺就有些泛酸了,但龍雅深吸了一口氣,忍住了自己洶涌的情緒。

              拿起了話筒。

              “媽,我來看你了。”

              “誒,你和小昊,都還好吧?”

              龍春華的笑容很和藹。

              往日,她總是十分嚴厲,看著就讓人害怕,現在面部線條仿佛也柔和了很多。

              “都挺好的,小昊去了新學校,和同學相處也不錯,我也找到了新工作,能維持他上學和生活了。”

              “嗯,工作的事不急,有心儀的對象了沒?”

              以前龍春華沒有催過龍雅,現在忽然開始問起這個問題,倒是讓龍雅有些不好意思。

              “沒有,等小昊考了大學,我再考慮這個也不遲。”

              話是這么說,龍雅的腦子里卻自動浮現了李達的樣子。

              臉有些發燙,龍春華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她沒有說破。

              “有喜歡的人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見得一定是好的,得張弛有度,一顆心都放在了對方身上,就容易忘卻了自己,人和人之間,還是有距離的,合適的距離,才能相處下去。最重要的,是放寬心。”

              龍春華講起了自己感悟到的道理,這是她用錯誤的人生換來的,或許別人一開始就懂,但龍春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嗯。”

              龍雅點了點頭,想起李達,卻嘆了口氣。

              她和李達不可能有結果的。

              她比李達大了太多了。

              而且李達的女朋友年輕漂亮,性格也溫柔,她……

              龍雅已經意識到自己對李達已經有了那種不該有的感情了。

              二十五歲,從來沒有嘗過感情的滋味,但當愛情來的時候,她沒有傻到自己分辨不出來。

              她知道,自己喜歡上李達了。

              或許是從李達幫助自己開始,又或者是他讓自己笑的那個瞬間,總之,她這朵二十五歲的老鐵樹,開花了。

              可惜……

              如果她再年輕一些就好了,如果遇到李達的時候,她也是十七歲,或許,她可以勇敢地說出來她的情意。

              這一聲嘆息,也讓龍春華明白了,龍雅的感情之路,或許并不順利。

              “人這一輩子,能遇到個喜歡的人不容易,小雅,不要顧慮太多。”

              “我知道的。”

              龍雅敷衍地回答了龍春華的話。

              在這個問題上,她不想談太多。

              母女二人又聊了一些家常的瑣事,聊的是龍雅最近的生活,還有龍春華最近的病情。

              直到看守人員來提醒,龍雅才意識到,時間不多了。

              “媽,這次去郡沙,你好好配合調查,爭取寬大處理,不管法官怎么判,應該不會讓你死刑的,我和小昊,都會等著你的。”

              龍雅在最后的時間里,對龍春華說道。

              終于,她還是選擇了原諒。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