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重返2008年->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二合一的二合一)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二合一的二合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不管怎樣,眼前的這個女人,都是拉扯她長大的母親。

              過去犯下的錯,就由法律來審判她,而她,過往的對錯就不評論了,等法院的審理出了結果之后,她會繼續盡到子女應該做的事情。

              龍春華卻笑了笑,沒有回應這個,而是道:“我想吃你做的土豆絲了,這邊的伙食我吃不太習慣。”

              “嗯,晚上我給你送飯。”

              “帶小昊也一起過來吧,好久沒見到他了。”

              “好。”

              龍雅答應了這個要求。

              李達中午見到龍雅的時候,便發現她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

              “這是有什么好事了嗎?”

              李達看到她心情不錯,便和她閑聊了幾句。

              “也不算有什么好事吧,只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生活,總是要向前看的嘛!”

              龍雅露出了她的笑容,李達不禁發了一會呆。

              怎么說呢,男人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多看幾眼那是正常的吧!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龍雅,但是龍雅一直不茍言笑,就算是笑笑,也只是禮貌的微笑,像現在這樣,帶著燦爛的笑容,而且顯然是發自內心的,這讓李達都不禁沉迷了一小會。

              當然,只是沉迷美色而已,并沒有別的想法。

              他倒是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就憑這個笑容。

              只是,發呆了還是有點尷尬。

              李達意識過來,連忙道:“我先回去吃飯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說著李達趕緊溜了。

              “嗯,拜拜。”

              龍雅看著李達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捂嘴偷笑,這笑容,卻也有了幾分嬌羞和甜蜜。

              同樣一張臉,因為有些紅潤,似乎比剛才更好看了。

              李達端著飯去了食堂。

              其實也可以去教室吃飯,稍微近一點,但李達覺得在教室里味道太重也不好。

              教室比較是個學習的地方,雖然也有很多人在教室里吃飯,這種行為也算不了什么,總之,不說別人,做好自己,盡量凈化一下空氣吧。

              其實……

              也是因為他的飯菜太香,容易讓別人覺得不幸福。

              李達深刻覺得,自己以前沒有花錢請一個保姆做飯,真的是太憨憨了。

              有錢都不會享受,那賺錢的目的是什么呢?

              放銀行里面存著嗎?

              李達以前還真都是存銀行的。

              吃飯的時候,李達想起自己剛才的失態,還是覺得有些尷尬,龍雅肯定注意到了,也不知道會怎么想。

              但愿她不會覺得自己對她別有所圖吧。

              李達吃了飯,把碗稍微洗了一下,就回教室去了。

              中午自習之前,可以記一會單詞。

              英語目前是李達最大的短板,其他科目李達差不多都找回感覺了,文綜,語文,數學,都還好,唯獨英語李達比較頭疼。

              單詞慢慢記,到高考的時候,應該能考個一百一左右,勉強應該能合格。

              數學高考應該能考個一百四左右,文科的數學相對簡單,前面不出差錯就行了。

              可惜的就是李達是提前高考的,雖然做過上一屆的高考題目,到現在距離他十多年,哪里記得住。

              就連自己考的那一屆的題目,他都不記得了。

              不過,有些記憶是不會消散的,說不定到時候做著做著,就記起來了。

              但就怕悲劇的是:我清晰地記得老師講過這個題目,但是解答過程很模糊……

              語文李達覺得自己正常發揮,應該是一百三左右,文綜二百二左右。

              加起來,六百左右。

              這個算是比較樂觀的估計,一切順利,應該能有這個分。

              最大的提升板塊還是在英語,其他科目都是波動板塊,當年高考,李達就是英語拖了后腿,現在估計還得再被拖一次。

              蕭曉每天中午也會和李達一起記單詞,她的英語挺好,也都是靠自己勤學出來的,她的天賦其實都點在理科了,學起文科來,算是普普通通,卻還是靠著自己的勤奮把別人甩出了一大截。

              下午四節課,分成了兩節數學和兩節英語,高三只有六科,每天都有,而且經常有疊著上的課。

              語數外疊的最多,連政史地,都會疊著,因為每天除了自習和限時訓練的課都有八節。

              這樣一來,每天連著上的科目都會有兩門。

              難怪說高三的學生壓力大,天天這么上課,心理壓力不大才怪。

              話說,我當時為什么沒有感受到壓力?

              李達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大概……

              是因為所在的班級整體氣氛都比較輕松吧。

              努力學習的人不多,李達在當時就是妥妥的王者,全班唯一一個能打的,看著別人都在玩,他在努力,而且成績遠超別人,自然就信心滿滿,也相對輕松。

              但到了文一班,全員都在努力,也就感受到壓力了。

              下午的四節課都是考試,考了數學就考英語,考完了英語,去吃個飯,又是一節限時訓練課,即用四十五分鐘的時間,做完在高考中,也應該在四十五分鐘內解決的版塊。

              等習慣了,到了高考,自然也就能夠在規定時間內作答,而不會顧此失彼,等到了考試時間結束了,還很多東西沒寫完,甚至答題卡沒填這種情況。

              只是一天到晚這么考,李達的腦瓜子都有些嗡嗡的了。

              晚上回家,都沒精神碼字了。

              這種癥狀越發明顯了。

              人是有極限的,即便李達是個年輕人,學的也是學過的知識,但是一天的精力確實有限。

              學習了之后還要花時間寫稿子,真的是太痛苦了。

              “干脆找槍手吧……”

              李達躺在床上,產生了一個不太好的念頭。

              隨后又還是打消了。

              還是對自己的書忠誠一點吧。

              李達其實可以找槍手,自己提供大綱,反正玄幻嘛,按照套路寫,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再說了,李達的公司也組建了班底,培養著專職的寫手,讓他們給老板寫書,他們也不敢亂來,編輯肯定會好好審核精修的。

              只是李達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好歹是幫助自己起家的書,對它好一點。

              其實槍手寫的,未必也不會比他好,只是李達覺得有些事情,可以做,也不違反法律,還能獲得利益,但自己心里這一關有些過不去。

              “就每天少寫一點吧。”

              李達還是爬起來敲鍵盤了。

              次日,李達從床上爬起,還是一樣的沒什么精神,洗把臉下樓,路過周記包子鋪,吃著小籠包,忽然就想到了唐悠悠。l以往,他們經常一起從這里遇到,然后一起上學。

              啊,現在已經不可能一起上學了,想想還是有些懷念的,也不知道現在唐悠悠和洛冬青怎么樣了。

              正靠在洛冬青懷里的唐悠悠打了個噴嚏。

              “嗯,悠悠你感冒了嗎?”

              “沒有。”

              “晚上不要再踢被子了,我都要被你害的感冒了。”

              洛冬青又吐槽了一句,這一句信息量有點大。

              李達還在吃著小籠包。

              現在天氣轉暖,萬物復蘇,路邊的行道樹都綠了。

              綠色是這個季節的主色調。

              早上就開始下起蒙蒙雨了,李達撐著傘,感覺有點厭煩。

              春天的雨,總是這樣連綿不絕。現在還算好的,再到清明時節,那雨才叫一個麻煩。

              以前高中的時候,經常出現衣服洗了干不了,又沒有換洗衣服的窘迫處境。

              到了學校,李達收起了傘,一天的無聊生活又開始了。

              李達原本覺得今天也是如此的。

              直到中午的時候,他到了學校門口,發現龍雅沒有在外面。

              “嗯?龍雅一直很準時的啊!”

              李達有些困惑,拿出了手機撥打龍雅的電話。

              學校還是禁止使用手機的,但對高三學生會比較寬容,只要不是上課玩手機被抓到,基本上不會太管束。

              所以李達可以囂張地在學校門口打電話。

              電話響了,約莫快一分鐘了,龍雅才接電話。

              “喂,你在哪了,今天怎么還沒到?”

              “我在哪里?啊對,我要給你做飯的。”

              龍雅的聲音有些干巴巴的,沒有什么生氣,給李達的感覺就很喪。

              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妙。

              昨天和龍雅分開的時候,她的心情好像還挺不錯的,李達還看到龍昊了,跟龍昊也說了幾句話。

              現在又是怎么了?

              “對不起啊,我好像站不起來了。”

              李達不知道龍雅現在是什么情況,只聽到她的聲音還是那么有氣無力。

              “你怎么了?你現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龍雅仿佛失了智了。

              這時,李達在話筒里忽然聽到了一聲獨特的鳴笛聲。

              只有船的喇叭是這樣的。

              龍雅,這是在河邊?

              這什么情況?

              “你在原地別動,我來找你。”

              李達掛了電話,便準備朝學校外面走,然后,他就被門衛攔住了。

              “干什么,要出去拿請假條來。”

              李達:“……”

              這中午時分,老師都不在了,他去哪找人批假,這會兒龍雅也不知道什么情況,李達就怕自己去晚了,發生什么意外。

              “大叔,我真有急事,你就通融這一回行不,我也是個好學生,不會出去亂來的。”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好學生,你沒有請假條,就不能出去。”

              門衛一臉嚴肅。

              自打顧流螢遇襲之后,學校的安保嚴格了許多。

              里面的學生不能隨便出去,外面的人就算是家長,也只能站在外面。

              不能隨便進來。

              沒辦法了。

              “就是不知道我這老胳膊老腿,還能不能翻得過墻。”

              學校圍墻有個角落地帶,高大概是三米。

              以前李達倒是翻過去過。不過,那需要上面有人幫忙搭把手。說實在的,有次看到同學蹭蹭兩步踩墻上,然后手一搭就到了圍墻上面,李達是很佩服的。

              高手。

              為了翻墻上網,什么都能做的出來。

              后來圍墻加高到四米,就真出不去了。

              找到了角落處的墊腳石,李達就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

              OK,預備,走你!

              李達一頓操作,居然還真的一只收搭到了圍墻上面,但是想要爬上去,卻也不那么容易。

              艱難地爬著的時候,忽然感覺腳上來了托舉的力度,李達也沒多想,接著這力度,幾下就爬到了圍墻上。

              “謝謝啊兄弟。”

              李達回過頭道謝,一看,哦豁,姜凱。

              就是說嘛!

              哪有人會光天化日爬圍墻的。一般都是傍晚的時候才會爬的……

              “下來。”

              姜凱陰沉著臉,剛才他拖著李達,是不想他摔下來,結果李達反倒借力上去了,他都沒反應過來拉住他。

              一般來說,被姜凱這么盯著的,自己就下來了。

              都發現了,還能跑?

              何況還是幾個熟人。

              “不好意思了姜老師,我回頭自己來政教處領罰,有急事先走了。”

              說著,李達就從圍墻跳了下去,真男人,不回頭看爆炸。

              但是……

              腳疼。

              一瘸一拐地在路邊攔了輛車,雨忽然又下起來了,李達沒有帶傘。

              “師傅,去渡口。”

              能聽到輪船鳴笛的,只有渡口,而這附近,只有一個渡口。

              名字叫什么李達都不記得了,反正大家都管它叫渡口。

              在渡口附近,李達搜索了一番,終于在河邊上的一塊石頭上,找到了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的龍雅。

              年輕人為什么一想不通就往河邊走?

              莫非看著大河之水奔流涌動可以更好地感悟人生?

              李達心里吐槽,沒有說出來,他只是走到了龍雅身邊。

              “走吧,我來接你回家了。”

              李達腳還有些疼。

              三米高跳下來,還是有點疼的,如果姜凱不在,其實沒事,李達又不是沒跳過,但是……

              姜凱給了威懾力,李達有些匆忙,沒做好緩沖。

              先不管龍雅又遇到了什么事情,總之,把她帶回去。免得她一個想不開,直接跳湘江河里,李達自己會游泳,可沒把握能救一個人上來。

              李達過去扶起了龍雅。

              她還是有點重的,一身羽絨服,不知道吸了多少水。

              下雨了也不知道躲一下。

              李達有很多話想說,其實看到龍雅在淋雨看河,他想的不是安慰,而是大罵她一頓。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脾氣嘛。

              只是李達在罵人之前,又還是冷靜了。

              他想罵人純粹是自己有了脾氣,中午沒吃飯,又被教導主任懟,然后還看到龍雅一副要死不死的樣子,火大。

              但是脾氣上頭的時候,李達又想到,龍雅會這樣,必定有緣由。

              不發火了,先把人帶回家吧。

              龍雅可能是坐久了,腳都沒力氣了。

              但她還是認得李達,當李達對她伸出手,她神情有些呆滯,卻還是把手遞給了李達。

              全身靠在李達的身上,李達差點都沒站穩。

              “我背你。”

              李達非常艱難地將龍雅背到了背上。

              一場春雨一場寒。

              淋了雨,李達估計自己也要感冒,龍雅就更不用說了。

              背著龍雅到路邊,李達攔到了一輛的士,將龍雅放了進去。

              醫院就不去了,直接回家吧。

              李達帶著龍雅回了自己的家。

              下車的時候,龍雅已經有力氣,可以自己走路了。

              兩人還是沒有說話,李達沒有問龍雅發生了什么,龍雅自己也沒說。

              “先去洗個熱水澡。”

              李達去拿了一條新的毛巾和浴巾給龍雅。

              “謝謝。”

              龍雅還是有些麻木,李達把自己已經濕透的校服脫掉,隨手丟到一邊,又把鞋子甩掉,換上了拖鞋。

              他的腳都已經泡的有些發白了。

              李達很討厭濕漉漉的感覺,就在房間里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如果不是浴室給龍雅在用,他也想洗個澡的。

              好在換上了干衣服,已經有了些許暖意了。

              再把火爐打開,烤一下腳,完美。

              就是肚子有點餓,已經在發出咕咕咕的聲音了。

              這個保姆請的太虧了,讓雇主淋著雨去把她接回來,還讓雇主挨餓。

              浴室還傳來陣陣水聲,講道理,李達覺得挺不合適的,但也沒辦法。

              事急從權。

              現在到了家,李達才開始琢磨起龍雅的變化了。

              昨天還笑的開心,今天就一副要死的樣子,又發生什么事情了?

              李達的目光飄向了龍雅脫下來的羽絨服。

              這一看,就看到了她的口袋處,好像有一角白色的東西露出來了,應該是紙。

              李達內心開始糾結。

              我要不要偷偷去看?

              內心還在交戰,這時候,水聲停了。

              李達決定假裝無事發生,反正他也沒動手。

              “我洗完了。”

              龍雅裹著浴巾就走了出來,頭發還在滴水。

              李達只看了一眼,就趕緊別過了腦袋。

              這才是最不妥的地方。

              浴巾只能包裹到胸口,下半身連膝蓋都沒遮住。

              龍雅的皮膚挺白的。

              但李達覺得她應該很冷。

              “先穿我的衣服吧,短褲是全新的,只過了一遍水,上半身我就沒辦法了,還有,秋衣秋褲都是我穿過的,沒有新的給你穿,先將就著吧。”

              李達拿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的衣服遞給了龍雅,目不斜視。

              說實話,他內心是有些期待看到浴巾露出一點風景給他看,但又不敢看。

              總之,還是用比較禮貌的態度來處理吧。

              龍雅拿著李達的衣服,又進了浴室,再走出來,李達差點沒吐血。

              因為沒有必要的保護,所以穿著李達的秋衣,龍雅的輪廓過于明顯了,就連很細節的部分,都讓李達給看得分明。

              “把我的羽絨衣也穿上。”

              李達假裝自己什么都沒看到。

              還好,自己換的褲子也是牛仔褲,不太顯形。

              給龍雅換好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李達總算是松了口氣。

              OK了,只要腦子里不去想,就不會有什么亂七八糟的念頭了。

              臥槽,為什么說好了別想,就越是會想啊……

              李達感覺有點口渴。

              看到龍雅的頭發還是濕的,李達為了壓制自己的邪惡念頭,連忙去拿了吹風機出來。

              “自己吹吧。”

              李達沒有提供很周到的服務,或者說,這個情景,他不敢再周到了。

              龍雅去吹了頭發,李達就去燒水煮泡面了。

              泡面泡了就可以吃,但煮出來味道更好。

              而且速度也很快,當龍雅吹完了頭發,李達也把面煮好,端到了桌上。

              龍雅坐在了桌邊,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嘴。

              “怎么,不想吃?沒胃口?”

              李達一邊嚼著面條,一邊說道。

              他已經餓得不行了,急需補充能量。

              龍雅點了點頭。

              “你今天哭了沒?要不你先哭一會,哭一會就想吃飯了。”

              李達想出了一個好主意。

              龍雅搖了搖頭。

              “沒有什么事情是哭一下,笑一下過不去的,生活總要向前看。”

              “我之前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每當我這么想的時候,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李達嗦面條的聲音都放輕了一些。

              感覺……能把龍雅打擊得這么慘的事情,應該不多了吧……

              “難道說,你媽……”

              “她死了。”

              龍雅低著頭說道。

              李達不禁捂住了頭。

              喂,能不能別讓我猜到劇情的發展,生活不是應該多一點戲劇性么?

              為什么不出乎預料呢?

              李達這下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她覺得她殺了我爸,應該要償命。所以昨天見了我和小昊之后,她就在看守所撞墻死了。”

              龍雅的聲音近乎麻木。

              李達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自殺的方式,未免也太慘烈了一些。

              而且過程應該會非常痛苦吧。

              “如果我不說她不會判死刑,或許她就不會這么做了,如果我不給她做愛吃的土豆絲,不帶小昊去看她,也不會這樣了,我早就應該看出來的,她和我們說的話,像是在交代后事,我偏偏沒有多想,我真傻,真的。”

              龍雅總算是不麻木了,但這像是鈍刀子割著的痛楚,只是聽著,李達都感覺渾身難受。

              人們總是在事后,才容易回想起來,原來當時有那么多細節,都可以發現情況不對,但是,她偏偏沒有發現。

              從中午,龍雅說她和龍昊,等著龍春華出去一起生活,龍春華就萌生了死志,只是她到底還是有割舍不下的人。

              所以,她才提出要看龍昊一眼,再吃一次龍雅做的菜。

              這些都是有跡可循的。

              可是龍雅當時沒有去想。

              到了現在,回想起來,這一些,都加深了龍雅的痛苦。

              她渾渾噩噩地,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河邊,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腦子里都在循環著一些碎片化的記憶。

              有關于她父親的,有關于母親的。

              龍雅才忽然發現,每當她被命運打了一拳,決定笑一笑勇敢面對,命運就給她來一記更重的。

              或許,她本來就是不夠堅強的吧。

              已經沒有辦法再堅強下去了。

              沒辦法再笑著面對生活了。

              龍雅沒有想過尋死。

              她只是停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前進了。

              “你沒有覺得,這應該是一件好事嗎?”

              李達的腦子在轉了好幾個彎之后,終于硬著頭皮,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不是我想忽悠你,實在是沒辦法了。

              李達覺得自己不開解一下龍雅,這姑娘估計心里要打個死結。

              龍雅有些迷茫地看著李達,不知道為什么李達說這還是件好事。

              “你只是情感上舍不得而已,但是,對你媽媽來說,她能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死去,未嘗不是一種幸福。至少,她死的時候,應該是清醒的,也知道自己為什么去死。正如你說的,法院應該不會判處一個精神病患者死刑,那么,對你爸公平嗎?或許你會覺得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死者已矣,但是,與其讓阿姨痛苦地活著,這樣子由她自己選擇一個自己想要的方法死去,償還自己的過錯,也沒什么不好的吧?”

              龍雅呆住了,她從來沒有朝著這方面想,她只是覺得,因為她的原因,龍春華才會做出這么極端的選擇,卻沒想過,這本來就是龍春華想要的結果。

              “阿姨在世上還有遺憾嗎?”

              李達發現龍雅的眼神稍微有了一些波動,感覺自己的套路還是很有用的。

              但凡進入了自己情緒中的人,你順著她的話來,基本等于沒有用,因為她自己就是這么想的,你不管怎么說別傷心,別難過,想開點,她都做不到。

              所以李達反其道而行之,反著龍雅的思路來。

              這樣,就能讓龍雅進入一條不一樣的思路,不管她是認可還是不認可,她都要進行思考。

              而這會兒,李達就可以說一些別的問題,來擾亂她的思考,讓她的思考不那么細致,從而被李達影響。

              “她說她想看到我結婚,想看到小昊考上大學,她說這些的時候,我就應該要明白的。”

              “那么,你以后結婚的時候,龍昊考上了大學的時候,你就給阿姨燒柱香就可以了,阿姨能放心地離開,一定是覺得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龍昊也會幸福,她留下來也只是負擔,干脆選擇了自己想走的路吧。如果她知道她的選擇會讓你這么痛苦,你覺得她泉下有知,會不會很難過?”

              龍雅沉默了,她覺得李達說的的確是有幾分道理。

              “所以啊,振作一點吧,不管什么時候,生活總是在向前進的。”

              李達沒有給龍雅太多的思考時間,直接進行了概括。

              “那我應該怎么辦?”

              聽到這句話,李達總算是松了口氣。

              愿意聽別人的,就是一個好消息。

              “哭一哭,讓悲傷的情緒宣泄出來,然后,好好睡一覺,明天繼續早起,工作,現在,先填飽肚子吧。”

              “我現在哭不出來,你可以借我抱一抱嗎?”

              李達:“……”

              他其實應該要拒絕的,作為一個有女朋友的男人,要潔身自好,和別的女孩子保持距離。

              但是……

              這個時候,他可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你別想饞我身子,抱就算了,不過,我肩膀可以暫時借你靠一下。”

              機智的李達用一句玩笑話,讓氣氛稍微沒那么曖昧,拒絕也不是那么強硬,最后再答應借出肩膀,都是細節。

              “謝謝。”

              “先吃飯吧,吃完再哭,餓壞了肚子不好。”

              “嗯。”

              龍雅按照李達說的,把碗里的面都吃完了。

              然后,當李達坐在沙發上烤火的時候,她就靠在了李達的肩膀上。

              呃,這個展開不是那么對吧!

              李達僵硬地坐著,不敢亂動,只能聞到龍雅的幽香不停地往鼻子里飄。

              媽耶,洛冬青和唐悠悠看到了,會把我剁掉的吧!

              春天,果然是一個綠色的季節。

              李達原本以為龍雅只是靠著他,沒有哭,但等到龍雅的呼吸平穩,李達轉過頭,才看到她臉上的淚痕。

              不過,龍雅的確是睡著了吧。

              “對了,我還得去政教處報道的。”

              李達才想起頭號大事來。

              現在已經不早了,下午的第一節課也都開始了,李達頭皮發麻。

              唉,能像他這么任性的學生已經不多了。

              總之,安頓好龍雅,先去上學吧!

              李達將龍雅橫抱起來,放到了自己的床上,又給她蓋上了被子。

              睡著了的龍雅,也挺好看的,但李達沒有多看。

              穿上校服,走了。

              他一走,龍雅就睜開了眼睛。

              其實她是裝睡……

              哭是真哭,但靠著李達肩膀的時候,她卻很自然地將自己全身都靠到李達身上去了,等反應過來,為時已晚,感覺十分尷尬,又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最重要的是她怕李達尷尬。

              所以她就只能裝睡了。

              沒想到還能得到李達的公主抱。

              龍雅現在的心情,也像是她的身體,從冷冷的冰雨中被李達抱進了溫暖的被子里。

              全身上下,都被溫暖包裹著。

              還是很冷,卻也慢慢暖和起來了。

              躺在李達的床上,她有些不想起來了……

              眼睛再一閉,這次是真的睡著了。

              另一邊,李達也到了學校。

              自己乖乖地去了政教處。

              現在還是第一節的上課時間,下午沒有班主任的課,應該沒問題,倒是姜凱這邊問題比較嚴重。

              爬圍墻的不是沒有,但當著姜凱的面跳下去還跑了的,就李達一個。

              “喲,你還真來了啊!我還以為要我去請,你才會來呢。”

              姜凱一看到李達,就陰陽怪氣地說道。

              李達頭皮發麻,也沒有嬉皮笑臉,而是一副老實人的樣子。

              “姜老師,我犯了錯,愿意檢討。”

              “行啊,去寫一封檢討書給我。”

              啊,就這?

              “然后明天課間操上去念。”

              李達:“……”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了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