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歷史軍事 -> 鳳妃凰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陰謀初現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陰謀初現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自從日晷盤松動之日,邊疆的尋常人家的狼都有些狂躁、焦灼。有突發傷人的事件,但都是小傷,偶爾被狼傷到對于邊疆人家來說是十分常見的景象。每次狼傷到主人后都會一副無辜的樣子,主人家就知道狼并非有意,所以根本沒人在意之間事情。

              直到三日之后,就連大長老身邊的雪狼都顯示出了不一樣的跡象。雪狼是邊疆所有狼群的首領,同時屬于神獸一樣的存在,它的定力遠超人類,但是這時候雪狼可以察覺到的東西,而沒有正常的人受到干擾,就說明發生了不一樣的事情。

              他跑進邊疆的議事大廳里,大喊:“最近有沒有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在整理材料或看書的下屬都被大長老的激動的樣子嚇了一跳,二長老愣了一下,結結巴巴地說:“沒······沒有啊,除了我們外面圍了很多的騰霄國和嘉年王朝的軍隊。不過,你不是說他們不動,我們就不用大驚小怪嘛?”

              大長老覺得自己應該換一種方式問,才能問出些東西來。“我是問狼,大家的狼有沒有什么問題?”不枉大長老這么一問,果然就問出了些東西。四長老說:“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最近很多人家的狼一開始有些傷人的舉動,但是這兩天都蜷縮在自家一隅都不怎么出來。”

              大長老怒火中燒道:“為什么不上報給我!”他這么一吼,大家瞬間都放下自己手里的東西,立刻都端正地站好。二長老咽了口口水說:“大師兄,你別擔心啊,這養狗養貓都得被劃傷呢,別說這狼了是吧!”

              其余兩位聽見自己二師兄說出這樣的話,都不免扶額。這邊疆的狼可是能跟一般的貓貓狗狗相提并論的,如果僅是一戶人家有這樣的事情,那其實沒什么,不過很多人家確實值得深思,大師兄現在又火燒眉毛地詢問這件事情,那就絕不簡單!

              三長老走到大長老身邊輕聲說:“師兄,別著急,是你感應到什么了嗎?”大長老頭疼地搖搖頭說:“不是的,是雪狼最近有些焦躁。我覺得可能有什么事情正在發生,但是不是你我可以察覺到的。”

              大家不免面面相覷,邊疆都在這四個人的管理下,應該來說沒什么事情可以逃過他們的法眼,可是現在居然發生了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這就很嚴峻了。四長老認為也可能是距離神女祭天的時間過去了幾年了,天柱的能量降低了,那就造成了他們沒法給這些神物帶去撫慰。

              雖然邊疆生活的百姓大多數都是普通人,但是這里的一草一木可都不普通,基本都是神物。其他人覺得這種解釋也說得清,畢竟就是也不是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想當初,舒淺完成祭天禮后離開了邊疆,自此之后她就了無音訊,一開始幾天幾位長老并沒有慌張,但是后來時間越來越久了。舒淺也沒有在規定的時間里寫信回邊疆,長老們才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開始努力尋找舒淺,可是均一無所獲,幾年過后,有一日邊疆的狼偶有躁動,一些樹木開始無緣無故的凋零。

              他們明白這是天柱能量不夠的緣故,但是他們又不能將這件事情告訴所有邊疆的百姓,這樣會造成恐慌,那么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可就遠比天柱能量不夠而嚴重多了。他們四人自此每日都會輪流為天柱注入能量,能拖一日就是一日。但是這始終不是辦法,他們的力量有耗盡的一天,但是奇跡就在那時候出現了。

              在大長老為天柱注入能量回來的路上,他本來還一籌莫展,但是看見了碧蘭。碧蘭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復活了路邊即將凋零的花草。那時候大長老大喜過望,立刻就帶著碧蘭回了邊疆大殿。他拿著許多奄奄一息的草木,帶著一頭泱泱無力的狼到了大廳里。

              草木和狼就在大長老的眼前,碧蘭的手下活了過來。大長老就認為碧蘭就是他要找的人,就是新一代的神女。其實他不知道的是,之所以碧蘭能夠做到這些,都是因為她已經學過運用神女力量了,她催動了自己的力量才得以讓草木和狼恢復了生機。其實神女之所以能稱為神女就是因為她們與這些神物的感應與生俱來,完全不需要催動力量就能喚醒它們。

              大長老之所以認定碧蘭就是神女,就是因為他堅信沒有人會運用神女的力量,除了本就是神女的人,那些以前經受過神女訓練發人早就離世了,舒淺現在又找不到了,所以他認為碧蘭的能力一定是與生俱來的。可是他忽略了當年有一次選舉神女的錯誤,那個錯誤就是血蓮教的教主。

              碧蘭經受了訓練之后,就開始了祭天。雖然一開始大長老也很忐忑,因為不是經上任神女選取和培養而來的神女,碧蘭是第一個。雖然其余的三位長老勸阻他不要這么做。但是邊疆的局勢迫在眉睫,舒淺又找不到,所以他就只好硬著頭皮上。

              他可以不在乎耗光自己的精力維持天柱,但是等他們四人耗光精力后。他們是解脫了,但是邊疆人的苦難才剛剛開始啊!作為大長老他必須對這件事情有自己的決斷,不能再猶豫不決了。

              可惜啊,其實天柱根本就不是因為舒淺消失沒有選擇候選人才這樣的,一切都是血蓮教教主的手段。長老能往里面注入能量,自然血蓮教教主也能,她聯合自己的人壓制了天柱的能量流動。其實這就像水管堵塞了一樣,流不出去又怎么能滋養邊疆的神物呢?

              有此前的經驗教訓,大長老認為自己應該去找一下碧蘭,讓她這位神女去看看天柱的情況,看看一切的異常是否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的。當他找到碧蘭的時候,碧蘭覺得甚是為難,她自然是知道一切都是因為日晷盤的轉動造成的,跟天柱壓根兒沒有關系。不過她就只好滿口答應了,腦袋里卻在飛速旋轉,自己要如何幫教主搪塞過去。

              但是呀人算不如天算,碧蘭在經過今晚后就直接不需要去查探了。

              司寇曦一行人緊趕慢趕終于在第三天的夜里到達了營地,司寇戰和岳群本還在營寨里談天說地,但是沒想到有人沖進來報告說外面嘉年王朝和騰霄國的皇帝來了。這將在外皇命有所不受,突然有一大群人自稱自己是皇帝還是兩個!士兵立刻就跑進來稟報了,岳群和司寇戰自然知道這是肯定的。

              兩人就急匆匆跑回去迎接兩位皇上大駕了,司寇曦看著從一個營帳里跑出來的父親和岳將軍,挑挑眉笑著說:“這倆人這兩天是成忘年交了?”

              岳群和司寇戰打算行禮,但是謹申認為沒必要大晚上搞出太大動靜,所以就制止了他們,一行人打算直接進營帳。但是就在大家準備抬腳邁入營帳的時候,一陣悲切的狼嚎就開始。

              這個聲音立馬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戒,司寇曦一行人也停下了自己的步伐,轉身看向遠處那片茂密的森林。嵐璟聲音嚴肅地說:“今夜立刻拔營前進至五公里處。”大家都在擔心今夜就會爆發戰亂,畢竟狼群又不是人類,他們可不管早與晚。

              思仁認為狼群之所以突然發出群體的狼嚎聲,估計是因為司寇曦一行人越來越接近邊疆了,他們與日晷盤之間的呼應越來越強烈,自然也影響到了狼群。

              司寇大將軍先帶兩萬兵馬行至五公里處,其余兵馬由岳群帶領整理行囊后立刻出發。

              邊疆內······

              突然狼群突發的嚎叫聲,嚇得所有人都醒來了,本來還一片寂靜的邊疆,立刻間燈火通明。四位長老也沖出自己的臥房,聚集在議事大廳里。他們此時此刻知道絕對是等不得了。外面突然一位弟子說:“長老!不好了,騰霄國和嘉年王朝的軍隊又前進了五公里!”

              這算是內憂外患的局面吧,里面狼群因不知名的原因嚎叫,外面軍隊又突然逼近。不過大長老這時候是鎮定的,他覺得軍隊突然逼近肯定與今晚的狼嚎有關。前幾天人家紋絲不動的,今天說來就來啦?這其中肯定有問題,當務之急是找到邊疆內部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幾位長老對視一眼,仿佛有了已經達成了共識。二長老最先嘆了一口氣,就轉身走了,大家也立刻跟上了。四人來到了一個幽暗的閣樓里,里面正中央懸掛著一面幽藍的鏡子,他們更喜歡稱它為天眼。

              這面鏡子只要有四位長老合力,就能顯現出天底下任意一處他們想看見的場景。距離他們上次打開這面鏡子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他們為了尋找舒淺的下落,才不得已打開了這面鏡子,可惜時候都一無所獲。

              這面鏡子大打開是有代價的,打開一次他們四人要好好休息下才能恢復自己的精力。不到不得已的時候,他們不會開的,眼下也是不得已了。所以他們下定決心要看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血蓮教前的日晷盤居然在轉動。

              幾個人當下如臨大敵,大長老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間里準備去尋找一把琴。那把琴可以控制所有的雪狼,雪狼會按照指令號召狼群。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守住狼群,讓他們不要受到日晷盤太多的影響。可惜事事好像都晚了一步,那把琴不見了,雪狼也不見了,神女也不知所蹤了。

              大長老險些站不穩,扶著桌子悲痛道:“兩國軍隊一定是知道邊疆會有大事發生才會號召軍隊前來。血蓮教教主那個女人是要毀了邊疆啊!日晷盤重啟,一切都是未知,如果千年前的浩劫再來一次,邊疆能活下多少人呢?”

              四長老覺得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他們既然已經知道了血蓮教教主的陰謀,他們就應該趕去血蓮教,阻止她,或者攔著那些命定之人也好啊!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