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玄幻魔法 -> 漓夢之殤-> 80教訓

          80教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清漓踏上大理石臺階,邁過紅木門欄,抬眼向殿內看去。

              一身玄色錦袍,腰被青色雕花玉帶束起,一只手放在桌上撐著下巴,一身懶散的清幽早已在大廳等候她。

              清幽手里拿著把玉扇,扇柄是青玉材質,雕著一些花鳥紋樣,他的烏發用細鈿高高盤起,腰間別著塊玉飾。

              清漓繞過門旁的芭蕉,踏進殿內,徑自走到那古銅色的座椅前屈身坐下。

              她將手交叉放在身前,朱色小口打開,問道:“你叫我來所謂何事?”

              清幽擺了擺手,示意殿內的小廝出去。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眉頭,道:“還不是為了你和離殤的事。”

              鳥籠里的鳥兒竹籠中動了動細短的小爪,抖了抖翅膀,尖細小嘴鳴叫一聲,附和清幽。

              清漓一早就被清幽叫來,所以還不知曉,離殤已答應與南玲的訂親。

              清漓聽此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她回道:“他做了什么?難道同意了與南玲訂婚?”

              清漓面上平靜無波,但她交叉的雙手卻狠狠地捏在一塊,不管離殤有何原因,她絕對不接受這件事,且不說那南玲還與她有仇。

              清幽見清漓這樣嚴肅,他坐正了身子,對清漓說道:“離殤本已拒絕,卻被我勸阻了,若是離殤拒接圣旨,那勢必會和父皇對上,現在還不可以和父皇發生正面沖突!”

              陽光為清漓的小臉打上一層亮光,顯的清漓有些清冷。清漓的嗤笑一聲,道:“南玲昨天與我說她之前便已與離殤相識并有所牽連,雖然南玲的話不能全信,但她也定不是空穴來風。”

              清漓抬頭看著清幽繼續說道:“今日你就告訴我離殤接了圣旨,以離殤的性格若是他不想,那誰勸阻也是沒用的。”

              清幽說道:“這只是緩兵之計罷了,到時候這個婚約自會取消。”

              清漓低垂下頭,道:“你不必為他狡辯,他若有心自會向我說明一切。”

              清幽見此也不好多說,他道“那便讓離殤親自解釋吧!”

              清幽說完,抬手端起一杯桌上的茶,拿到嘴邊飲了一口,茶水緩緩流進清幽的肚子,緩解了清幽喉間的干澀。

              清幽的胳膊動了動,他站起身來說道:“我與離殤已向皇上上書將你與離殤的親事,提到半月后!”

              清漓沉默一瞬,什么也沒有說,走了出去。

              天上的云兒變換著形狀,一會兒幻成馬形,一會兒幻成兔形,一會兒又幻成葉片形,好似想要安慰清漓,可是清漓現在沒有抬頭觀望的心情,清漓撫了撫泛痛的胸口。

              清幽說的她又何嘗不知,離殤接旨是為了他們的計劃,可是清漓仍是有心結。

              清漓再次走到了池塘旁,耳邊傳來簌簌風聲與熟悉的蛙叫聲。

              那翩飛的蝴蝶好似認出清漓曾是與它們一起游玩過的人,有幾只撲簌撲簌的飛到清漓的身邊,有的在清漓周圍盤旋,有的落到清漓肩上,在清漓肩上煽動翅膀。

              本是美景,可是清漓的眼里卻滿是憂郁,苦澀從清漓的五臟六腑蔓上咽喉,伴隨涌來的是猩紅的液體。

              此刻還在清幽的太子府旁,清漓為了避免讓人看出她的異樣,為了不讓清幽擔心,她將喉間的猩紅強壓了下去。

              她的嘴角勾了起來,卻毫無喜意。

              清漓抬起粉嫩玉手驅趕圍在她周身色彩斑斕的美艷蝶兒,那蝶兒似乎感受到了清漓此時不想陪它們玩,所以悻悻地飛走了。

              清漓踩著圓形的草坪踏步石,低垂著頭一步步的向前走,即使她腳下踏步石上的花紋格外精巧,她也沒有心思觀賞。

              清漓垂頭走到青岡石小路上。有人擋住清漓的去路,清漓看著那黑影知道是個女子,清漓本打算繞開,沒想到那人也跟著移動步伐,清漓抬起面龐,看向前方。

              南玲與蘭妃竟不知何時湊到一起去了。

              站在清漓前方的南玲開口說道:“不知清漓公主在想何事?怎么見了我與蘭貴妃娘娘也不打招呼?清漓公主不理我便罷了,可是蘭貴妃娘娘怎樣說也算是你的長輩,你竟如此不知行禮。”

              蘭妃,不現在已經是蘭貴妃了,蘭貴妃微微仰著下巴,一幅盛氣凌人的樣子,她雖沒有說話,但那幅姿態分明很是認同南玲的話。

              清漓盯著南玲與蘭妃看了會兒,幽幽一笑,她本就心有欲結,南玲還敢向她尋釁。

              清漓的眼眸黑沉如墨,南玲被她的眼神盯的后背冒出冷汗。

              涼風吹來,南玲感覺有絲冷意,她抖了抖。

              南玲見清漓一直沒有開口,她繼續說道:“還不快快向蘭貴妃行禮。”

              清漓的臉上滿是冷意,她揮了揮手示意她的護衛給南玲一些教訓。

              因這是在皇宮,所以南玲只帶了個小丫鬟,她見清漓如此做,她的雙眼燃起了熊熊烈焰,她瞪著清漓,道:“我可是南煙國公主,你無權隨意處置我。”

              天上飛過幾只彩色小鳥,突兀的叫了幾聲,似是在替清漓回答。

              清漓沒有理會她的叫囂,清漓本就在尋機為黎殤(殤大哥)報仇,南玲竟一次次的往槍口上撞,如果不教訓她一番那就太對不起南玲給她提供的機會了。

              至于蘭妃,清漓不急,若她敢整什么幺蛾子,她也定不會放過她,她沒有什么好怕的。

              站在清漓身后,一身黑衣,外披軟甲,身材高大,帶著長胡子的侍衛,聽到清漓命令后,飛身向前擒住了南玲。

              站在一旁原本姿態高傲的蘭妃見這陣仗,嚇的花容失色,她對清漓說道:“你怎能這般對待南玲公主?快快讓你的侍衛松開南玲公主。”

              清漓沒有理會蘭妃的話,她轉頭對她的侍衛說道:“先打她五十大板,然后將她拖到殤大哥墳前跪著。”

              不要手下留情,若打出了什么事,我擔著,這是她應得的。

              南玲見清漓如此的膽大妄為,大驚失色,她連忙叫她身邊的丫鬟幫她一起掙脫那侍衛的束縛,可是卻無用。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