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玄幻魔法 -> 我打翻了孟婆湯-> 第105章 彼岸花印記

          第105章 彼岸花印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羽山給汪小帆的感覺很不好,不知道為什么會在交易時暗中用精神力掃視自己。

              若是覬覦自己的財富,完全能直觀的看出來,他為什么要動用精神力?

              難道自己的身份引起了他的懷疑?

              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他也沒暴露出什么可疑之處?

              唯一可能就是出售那些寶物,引起了他的懷疑。

              可這些東西積壓在身上沒任何用處,去了皇都再出售,問題會更大,能在其他地方處理了最好。

              未料到,還是讓人看出了端咦。

              可為什么會有一種煩惡感,這種感覺讓汪小帆只想趕緊離開,不想和這個叫羽山的再碰面。

              好像和他多接觸一會兒就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一樣!

              “嘭!哎呦!”

              汪小帆正悶頭朝前走,突然身前人影一閃,身體撞在一團柔軟上,接著撲通一聲,一人摔到了地上。

              汪小帆定睛一看,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子,跌坐在地上,一手撐著地,一手捂著胸口,臉色發白的看著汪小帆。

              “不好意思!”剛才的感覺很明顯,是撞在了不該撞的地方。

              “疼,好疼!”這名女子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臉色很白,一張嘴竟噗的噴出一口鮮血。

              “我……”汪小帆一怔,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剛才只是普通的碰撞,怎么可能讓她受傷?況且她還是一名武者!

              更讓他無語的是,這個女子竟然雙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瑪德,一看就是訛人的,沒事兒找事兒!”石小雄怒喝一聲,拽著汪小帆就走。

              “你等等!”汪小帆感覺到了不對勁兒,這女子不是在裝,而是真的暈了過去。

              蹲下身子,伸手抓起女子的手腕,精神力涌入其中,發現全身完好無損,所撞的地方沒有那怕一絲的受損,可她的氣息明顯對勁兒,再一感知她的精神,汪小帆手一哆嗦,不由得大駭。

              “怎么了?”石小雄疑惑的問道。

              “她的精神力正在消散!”

              “什么?就剛才那一下?”石小雄眼睛一鼓,一臉的不可思議。

              “雖然我搞不清,但肯定被人利用了,有人已經對我們出手了,是我們牽連了她!”汪小帆眼神幽幽,四處看了看,冷聲道:“若有人出手,給我往死里打,我要救她!”

              “搶東西不至于搞這么麻煩吧?”石小雄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兇光,四處掃了兩眼,可還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這才是最疑惑的地方,難道你沒發現,原來的那些跟屁蟲都消失了嗎?”汪小帆覺得事情超出了預料。

              “瑪德,還真是麻煩,老子最見不得這種陰謀詭計了,來吧,轟死這些孫子!”

              “小心些!”汪小帆叮囑一句,磅礴的精神力涌入這女子體內,朝她的精神體包裹了過去。

              她并沒開辟出識海,只有一個模糊的精神體。

              她的精神體散發著陰寒之氣,還冒著淡淡的黑霧,在精神體的眉心處,有一個通紅的花朵印記時隱時現,很是詭異。

              “這是……”看到這花朵印記,汪小帆心神巨顫,精神力一時失控,差點兒波及到這女子的精神體。

              太熟悉了,正是前世夢境中那混亂忘川河兩旁的彼岸花,雖然很小,但汪小帆一眼就認了出來。

              通體血紅透亮,花瓣一條條展開,又向后彎曲,妖艷迷人,極其美麗,帶著魔性,吸引人的心神。

              一看到這熟悉的彼岸花,汪小帆背后冒出一層冷汗。

              難道鬼界來找他索要幽冥石胎了?

              細思極恐,汗毛倒豎,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能讓她就這么死掉!”

              這女孩子是解開謎團的關鍵,必須救下來。

              汪小帆鼓動精神力,靠近她的精神體,發現那股寒意更深了,讓他的精神力都變得滯緩起來。

              “怎么辦?”看著她的精神力在緩慢消散,照此下去,不用一天時間,她就會死去。

              可如何救治,卻難住了汪小帆。

              這女子精神體微弱,若他的精神侵入其中,很可能直接把她搞死。

              “現在只能給她服用圣丹了,可那樣……”

              汪小帆長長出口氣,驅動更多的精神力把她的精神體包裹住,隨即站起身,冷冷道:“走,回客船!”

              剛走了沒百米距離,就有一伙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好呀,竟然還有同伙,給我抓起來!”其中一個壯漢怒吼一聲,一行十多人就把他們三個包圍了起來。

              “給我往死里打!”汪小帆怒火中燒。

              轟!

              不用汪小帆說什么,石小雄渾身冒金光,輪著金黃色大棍就撲了上去。

              揮舞間漫天的棍影鋪撒開來,棍棍下死手,撲過來的人如沙包一般被抽的飛了出去,還未落地就化作了團團血霧。

              石小雄兇威大盛,打得這些人鬼哭狼嚎,可他們還是亡命一般不斷沖擊著。

              有兩人躲過石小雄的攻擊沖到了汪小帆的身前,舉刀就剁,滿眼兇光,一點都沒畏懼的意思。

              不正常,很不正常!

              咣咣!

              剛靠近,就被汪小帆踹飛出去,摔到在地,抽搐兩下死于非命。

              “走!”汪小帆怒吼一聲。

              石小雄前面開路,一路橫掃,兩人殺出一條血路,朝碼頭跑去。

              可令他們駭然的是,攻擊他們的人越來越多,甚至都出現了普通的凡人,雙眼冒著血光,神智明顯出了問題。

              “他么的,這到底怎么回事兒?”殺武者還行,可殺普通人,卻讓石小雄犯了難。

              殺他們是很容易,一拳頭就會轟爆,可他們是普通人啊!

              “別戀戰,快走!”汪小帆感覺事情越發不對勁兒了。

              這些人的實力很一般,若不出手,靠身法就能把他們甩掉。

              可這畢竟是藍羽城,很快引起城衛軍的注意,一隊隊朝他們開赴了過來。

              “他么的,要壞事兒!”石小雄一看有些傻眼。

              “別和他們理論,把這個煉化了!”汪小帆扔出去一顆玄陰珠,頭前帶路,一手抱著那女子,一手不斷出掌,撲過來的人紛紛被拍飛出去。

              石小雄接過玄陰轉,直接滴血煉化,在汪小帆的指點下,漸漸把自身氣息徹底掩蓋下去,隨即兩人施展身法,帶起一道道幻影,消失在了一片建筑中。

              可令他們驚疑的是,總是有人會找到他們,看見就兇神惡煞的撲上來動手,什么也不說,一幅拼命的架勢。

              “想起什么沒?”

              直到汪小帆靠著幽冥石胎把三人籠罩起來,才徹底擺脫掉追殺,沉默了一會兒,汪小帆抬頭看向石小雄問道。

              “那個鬼臉!”石小雄臉色凝重。

              這才過去不到半個月時間啊,報復就來了。

              “而且那個羽山和鬼臉散發的陰寒氣息很像,要么他們是一路,要么……”

              說到這里汪小帆眼皮劇烈跳動了兩下,道:“要么這羽山被奪舍了!”

              “奪……奪舍!?”石小雄雙眼一鼓,隨即搖頭道:“不可能,我們剛遇到鬼臉時,他也就金丹境,遭受重創后就算恢復再快,也不可能恢復到巔峰,再說了,一個金丹境的鬼物怎么可能奪舍?”

              “那你對鬼臉了解多少?”汪小帆反問道。

              “我……”石小雄愣了愣,隨即一嘆氣,苦笑道:“一無所知!”

              “所以,這次我們莫名遭受圍攻,肯定和他有關,而且他還能影響到別人!”

              汪小帆想到了很多鬼臉的報復手段,唯獨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這是要讓他們不斷殺戮、成為世人公敵啊!

              “難道這女子是受那鬼臉影響所致?”石小雄指了指靠在墻邊昏迷的女子看著汪小帆問道。

              汪小帆點點頭。

              在他看來,這女子不單單是影響那么簡單,她精神體額頭出現的彼岸花印記太詭異了,難道是鬼臉的分身?

              想了想,汪小帆走過去,一揮手,又喚出一道幽冥石胎的氣息,把兩人籠罩,隨后驅動精神力,讓覆蓋在女子身上的幽冥石胎氣息薄膜深入女子體內,朝她的精神體包裹了過去。

              出人預料的順利,彼岸花印記直接被幽冥石胎的氣息拘了出來,漂浮在了汪小帆的跟前。

              “幫我抓一頭魂獸或者家畜過來,注意不要破壞掉那道氣息!”汪小帆吩咐了一聲,石小雄怪異的看了眼那朵妖異花朵離開了。

              “彼岸花印記,難道真的和鬼界有關?”汪小帆疑惑重重,臉色變得很凝重。

              若這彼岸花印記真是那鬼臉所留,那問題真大條了。

              就他如今的實力和整個鬼界作對,那無疑是雞蛋碰石頭,最后只會啪的徹底碎掉。

              不過,幽冥石胎顯然對鬼物有很大的克制,從控制這彼岸花印記就可看出一些端咦,讓他心情稍微有些好轉。

              很快,石小雄抓了一頭豪豬過來,這是豢養的一級靈獸。

              汪小帆先把豪豬用幽冥石胎氣息包裹住,接著把彼岸花印記打入了它的腦門兒。

              豪豬發出凄慘的嚎叫,漸漸的眼睛變得通紅,氣息也變得非常的暴虐,過了片刻,等彼岸花印記融入它的精神體才好轉。

              汪小帆精神力附身其上,讓石小雄把它送到一條巷子,靜靜的等了起來。

              很快,就有武者沖了過來,發現是一頭豪豬時,沒再出手。

              “看來他們雖被控制了,但還能分辨出敵我,并沒失去靈智!”汪小帆揉了揉眉心,感覺事態更嚴重了。

              他們還都是實力低下的武者,若高級武者被控制,事情就麻煩了,說不定會帶來人為的災難。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