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u1z4"></code>
  1. <center id="6u1z4"><em id="6u1z4"></em></center>
  2. <nav id="6u1z4"><video id="6u1z4"></video></nav><strike id="6u1z4"><sup id="6u1z4"></sup></strike>
    <strike id="6u1z4"></strike>

      <code id="6u1z4"></code>
      <center id="6u1z4"><small id="6u1z4"></small></center>
      1. <code id="6u1z4"><nobr id="6u1z4"><track id="6u1z4"></track></nobr></code>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手機閱讀

          望書閣 -> 都市言情 -> 獵贗-> 第兩百八十九章、非常想念!

          第兩百八十九章、非常想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報錯

              敦煌雜割、烤羊排、陽關活魚、大漠風沙雞.......全是硬菜。

              云成之又端上來一盤青菜豆皮,對坐在客廳上吃水果喝茶的幾名客人說道:“準備一下,可以吃飯了。”

              林初一初次登門,趕緊站了起來,說道:“我去幫阿姨洗碗。”

              云成之擺了擺手,和藹可親的說道:“初一,你不要客氣。讓我們老倆口自己來吧,都做習慣了.......你看看他們幾個。”

              林初一回過身去,見到江來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看電視,施道諳抱著手機快速輸入好像是在忙活什么工作,或者又在撩新的妹子,宮錦正在認真仔細的剝掉葡萄的外皮然后將那晶瑩飽滿的果肉塞進自己的嘴巴里......他們該干什么該什么,完全沒有起身幫手的意思,站起來的林初一顯得和整體氛圍有點兒格格不入。

              「這些家伙......都不懂禮節的嗎?」

              「還是說藝術家都是這個樣子?」

              「或者,那個小院里面走出來的都是這個性子?」

              這可是林初一啊,她決定的事情自然不會因為別人的態度而改變。

              “還是讓我來幫忙吧。”林初一說道,主動走到廚房,稱贊說道:“阿姨,你做菜真厲害,看著就很有食欲。”

              “那你一會兒可要多吃點兒。”云成之的老婆趙沫笑著說道,趙沫也是知識份子,碧海本地人,云成之就是為了她而留在碧海工作。趙沫在一所重點中學當老師,早兩年已經退休了。倒是云成之一直不肯退.......無論江來如何刺激都不退。“你就是初一吧?老云一直在我面前說起你,果然是個聰明伶俐的好孩子。以后有時間就和江來一起到阿姨這里吃飯,想吃什么菜提前告訴阿姨,我先給你備著......江來沒空你一個人來也成,反正我整天在家里閑著也沒什么事兒。”

              “謝謝阿姨。”林初一高興的答應著。心里卻是有種甜蜜又酸澀的感覺,李琳離開之后,已經好久沒有人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了。

              媽媽每天都會說的話,外人隨意的一句表達,就讓人感動至此.......由此可見,平時他們有多么忽略媽媽的感受?

              可惜,媽媽已經不在了,想要對她說句「對不起」都做不到了。

              想到此處,更覺心酸。

              “謝什么啊?多好的孩子啊,我看著就喜歡。”趙沫把洗好的碗筷交給林初一,說道:“江來的性子倔,但是心地很善良。他和外面的其它孩子都不一樣的.......他要是有什么說不通的,你來告訴阿姨。阿姨替你作主。”

              “阿姨能夠幫我說通?”

              趙沫搖頭,說道:“我也說不通。不過,我可以不給他做好吃的........江來小時候最喜歡吃我做的風干雞,要是招惹了初一,以后就不給他做了。”

              兩人相視而笑。

              趙沫又炒了一個粉絲豆芽,做了一個丸子湯,這才解下圍裙,吆喝著說道:“吃飯了,都來吃飯吧。”

              客人們這才上桌,云成之從柜子底下摸出一瓶茅臺,說道:“來,今天我就借花獻佛,咱們喝施道諳送來的茅臺。”

              江來轉身看向旁邊的林初一,解釋說道:“我讓施道諳送的。”

              林初一又好氣又好笑,說道:“哪兒都有你?”

              “是的。”江來點頭,說道:“其實我很細心的。”

              “......”

              林初一很是無奈。

              這樣的話,你難道就不能留給別人來夸你嗎?

              你自己夸自己,實在是.......很不矜持啊。

              云成之打開茅臺,給每人倒了一杯,舉杯說道:“今天家里難得來那么多客人,你們幾個也難得來那么齊整......來,咱們先喝一口慶祝一下。”

              施道諳、宮錦、林初一紛紛端起酒杯和云成之碰杯。

              江來不喝酒,而是端起面前的茶水,說道:“你要是早些邀請我們,我們不早就來了?你要是天天邀請我們,我們就天天過來。這種事情有什么好慶祝的?”

              云成之差點兒被一口茅臺嗆死。

              連續喝了好幾口湯后,這才把它濃烈的酒氣給壓了下去,瞪著江來說道:“我要是天天邀請你來,我早就被你氣死了。”

              “你的邏輯錯誤了。”江來說道:“你要是早邀請我來,天天邀請我來,我就不會氣你了。就是因為你一直不邀請我來,自私小氣,我才心生怨言........你仔細想想,是不是你犯錯在先?”

              云成之不敢想。

              云成之覺得腦殼痛得厲害!

              趙沫主動幫江來盛一碗湯,笑呵呵的打圓場,說道:“我早就和老云說過,幾個孩子難得都在碧海,沒事兒讓他們多回家里吃飯.......”

              “你看看他這張嘴。”云成之指著江來,跟一個賭氣孩子似的,一臉委屈的說道:“我敢把他請回家嗎?你就不怕他把我們老倆口的心臟病給氣出來?再說,我之前不也說要讓他們來家里吃飯,不是正好發生了一些變故嘛?”

              “這不挺好的嘛。”趙沫倒是很喜歡江來的性子,直來直往的,想什么說什么。“我要是江來我也生氣啊,人家師兄弟對你那么好,你做長輩的被頂撞幾句又怎么了?你辦公室的沙發不是人家送的?你喝的酒不是人家送的?以前想喝瓶茅臺還要湊到別人家里去,現在自己家里的茅臺酒管夠.......”

              “別把我說的那么不堪,好歹我也是修復中心的主任.......”

              “哎喲喲,好大的官兒哦。你要是不做這個主任,日子怕是要好過多了.......”趙沫故作「輕蔑」的說道。以云成之的修復水準,倘若他愿意在外面接私活的話,怕是早就名車豪宅,日子也不知道要過得有多滋潤。可是,他接手了碧海大學的古籍修復中心之后,就只能拿那一點兒死工資,而且因為古籍保護工作需要投入太多的錢財,很多時候他還得往里面貼錢.......

              江來每年的捐贈,他都要用在購買修復設備和添加修復原料上面。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需要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修復古籍上面,也就沒有在外面賺取外快的機會了。

              正如趙沫所說,如果他不當這個修復中心的主任,日子要好過多了。可是,他偏偏在這個位置上一坐就是幾十年.......

              當然,趙沫雖然嘴上嫌棄,但是臉上的笑容和寵愛卻一點兒也不嫌棄。當真嫌棄的話,就不會和云成之這樣過一輩子了。

              “糊話。你以為我這個位置是誰想做就能做的啊?施道諳能做得來嗎?宮錦能夠做得來嗎?”云成之還想點江來的名字,但是想到他的反擊自己可能招架不住,就忍住了。

              “他們能做,但是不愿意做。”江來說道。

              “.......”果然,江來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更不會讓云成之失望。

              “我愿意做,但是我做不來。”江來倒是很誠肯,對自已有一個清晰的認知。

              云成之愣了半天,問道:“為什么你做不來?”

              “我怕把人都罵跑了。”江來說道。

              “......”

              這一點兒云成之倒是并不否認。以江來的這種性子,怕是古籍修復室的人都招架不住。相處個三天兩天還好,要是讓他去做人事管理,去分配工作,調整薪資,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聽到江來的「自貶」,云成之心里好受多了。

              他主動往江來碗里夾了一根雞腿,說道:“你最喜歡吃的大漠風干雞,我說你要來家里吃飯,你師母特意讓人從敦煌給寄過來的........你也沒有自己說的那么不堪,就是嘴巴毒點兒,說話難聽點兒,但是手藝是一流的,心地也是善良的。而且你會賺錢啊,可以為修復室謀福利......你要是愿意接這個修復中心主任的位置,我還真愿意把它交到你手上。”

              “我不要。”江來說道。

              “不要什么?”云成之問道。看了看江來碗里的雞腿,問道:“你不吃雞腿了?”

              “雞腿我不吃。”江來說話的時候,把碗里的雞腿夾到了林初一的碗里,說道:“修復中心主任的位置我也不要。我的時間寶貴,不能浪費在那種事情上面。”

              “那種事情?”云成之的眉毛挑動,差點兒想要拍案而起了。但是注意到老伴看過來的眼神,沒敢。你看看他這輕蔑的語氣,這鄙夷的態度.......修復中心主任就好像是什么見不得人的工作似的。

              再說,他的時間寶貴,自己的時間就不寶貴了?

              他不能把時間浪費在「那種事情」上面,自己卻「浪費」了那么多年?

              “師伯,江來是說他不懂管理。所以沒辦法做修復中心主任。”林初一趕緊出聲勸慰,說道:“你也知道,他這性子哪適合和人去打交道啊?別人要是懷疑他一下,質疑他幾句,他還不得把修復中心給拆了?”

              云成之聽了很是受用,主動端起酒杯,說道:“初一說的對,咱們倆喝一個。”

              “我敬師伯。”林初一笑著說道。

              施道諳和宮錦對視一眼,兩人默默的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宮錦和道諳今天怎么都不說話?這么安靜?”云成之看到施道諳一直不說話,出聲問道。

              “我在聽你們說。”施道諳出聲說道。他才不張嘴說話呢,他們看著江來懟云師伯心里美滋滋的,萬一自己說錯了什么,江來的槍口對準了自己呢?

              宮錦埋頭吃菜,說道:“我也是。”

              趙沫看著面前的兩對年輕人,忍不住犯了老年人都想犯的錯誤,說道:“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什么時候你們才能夠成家?我先說好啊,誰先有了小孩兒,我就過去替你們照顧孩子。我可是當過老師的,教育小孩兒絕對是一把好手。”

              “他們先吧,我不結婚。”宮錦說道。

              “宮錦,你這孩子說傻話呢?怎么能不結婚呀?”趙沫責怪的說道:“你爸雖然不在了,但是你媽媽應該還在國外......要是知道你不愿意結婚,她該多難過啊。”

              “她連丈夫女兒都不要了,還在乎我有沒有結婚?”宮錦吐出嘴里的一根魚刺,嘲諷說道。

              “那也得結。你媽不在意,我在意。”趙沫說道。“你說你喜歡什么類型的?我給你介紹一個。我當了這么多年老師,還是有幾個出挑的學生的。我把你們都拉到家里吃頓飯,可不就認識了嗎?”

              “我都沒喜歡過誰,又怎么知道自己要找一個什么樣的?”宮錦反問說道。

              “.......”

              “我也不結。”施道諳說道。

              “施道諳你又怎么不結了?”云成之眼睛一瞪,說道:“我可是聽江來說過,你可是有很多女朋友......”

              “都分了。”

              “分了再找一個唄。你這條件還怕找不到?”

              施道諳端起酒杯,主動和云成之的酒杯碰了一下。一口把杯子里面的茅臺酒喝盡,這才無限感慨的說道:“這么多年,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些女孩子喜歡的都是我的錢和英俊的樣貌........”

              “那你想要她們喜歡你什么?”江來問道。

              “我想讓她們喜歡我這個人。”

              “可是你這個人不是只有錢和英俊的樣貌嗎?”

              施道諳想了想,點頭說道:“所以我覺得她們太庸俗了。我再等等,一定要找到我的真愛。”

              江來看著林初一,說道:“咱們倆是不是要努力爭取一下?你好勝心那么強,這種事情應該不會落后于人吧?”

              林初一大羞,說道:“誰要和你努力爭取?我的好勝心才沒有那么強呢......”

              江來就很遺憾的看向趙沫,說道:“師母你再等等,等我們有了小孩兒一定請你來帶。”

              “......”

              趙沫看向云成之,心想,我這是給自己找了一件什么樣的活計?

              江來埋頭喝了幾口湯后,抬頭看向云成之,說道:“我準備回去看看。”

              “回去?回哪里去?”云成之愣了一下,出聲問道。

              “回敦煌。”江來說道:“回去看看敦煌,回去看看他們。”

              無論走了多久,無論走了多遠,敦煌永遠是江來的家。魂牽夢繞,心心念念。每次從夢里醒來,都悵然若失,呆坐良久。

              那是他記事的地方,那是他明禮的地方,那是他開始學習修復的地方,那更是他和爸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地方......

              因為父母的離開,他也跟著施道諳遠赴國外生活多年。

              回來之后經歷了很多事,也遇到了很多人,因為林初一父母的逝世,侏羅紀的湮滅,過往的仇恨便也煙消云散了。

              心結已解,新的生活已經開始。

              他是時候回去看看敦煌,看看父母。到父母的墳塋前祭拜一番,陪他們說說話。

              云成之沉重點頭,說道:“是應該回去看看。”

              說完之后,心里莫名的傷感,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我陪你。”林初一出聲說道。

              “好。”江來點了點頭,說道:“他們好久沒有見到你,一定非常想你。”

              “......”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财神彩票一网6059。vip